首页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我的爸爸

日期:2019-03-14 10:10: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3

我的爸爸(图1)

父爱如山,博大深沉。我的爸爸,平凡中透着坚毅,随和中不乏刚强,正如太阳的温暖无私,又如大山般博大深沉。我的爸爸,是我精神上的泰山、生命中的大树!不仅给予我宝贵的生命,更以他无尽的爱,无尽的关怀养育我、栽培我。衷心地感谢亲爱的爸爸!爸爸教我唱的第一首歌是《东方红》早早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烙下了热爱党、热爱领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大爱情怀。爸爸给我讲的第一个故事是《武松打虎》让我学习正直勇敢、不畏困难、哪怕是单枪匹马、势单力薄,也要坚持到底,争取胜利的大无畏精神。爸爸给我买的第一本书是《新旧社会的三毛》使我了解旧社会的苦,新社会的甜,懂得发奋图强,珍惜美好。小时候,爸爸常带我去湖滨冰室饮红豆冰,那是我最喜爱的糖水啊!冰凉清甜的红豆冰,如甘醇,沁人心脾,如雨露,润泽生命。在爸爸慈爱的目光中,女儿的笑脸成了一朵美丽的太阳花。如此甜蜜的时光,我永远不会忘记。爸爸时常教导我“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学海无涯苦作舟”…爸爸关心我的学习,虽然他工作很忙,仍会抽出时间来检查我的作业,教我如何写好作文。爸爸热情好客,善待我的同学和朋友,常与我们交谈,给我们灌输了许许多多教科书上学不到的知识。“学无止境”是爸爸的座右铭。在他的一生中,几乎从未停止过对知识的与追求。爸爸这种生命不息、学习不止的进取精神;坚持原则、尊重事实的职业操守;热情慷慨、大方宽容的待人之道;正直善良、严于律己、不畏强权、不计得失的优秀品质…。所有这些,都是不朽的精神财富,是我永远的学习榜样!

我的爸爸(图2)

我的爸爸(图3)

爸爸的家乡是台山端芬,与妈妈是同乡。相邻的两个村子之间是一间学校,两家是如此的近邻,走一个来回不超过10分钟,但却是家境十分悬殊的两个家庭。妈妈出生于一个比较富裕的华侨大家庭,青砖大屋都有好几间,外公常年在外洋打工,一生娶了4个老婆,一共养育了11个子女,妈妈排行第三。爸爸的家很贫困,只有半间破旧不堪、摇摇欲坠的房子,其父背井离乡在外洋打工,爸爸六岁时就失去了父亲的音信。从此由母亲拉扯着爸爸和叔叔两个小孩子艰难度日,但也只是数年光景。饥寒交迫的母亲终于撒手人寰,撇下两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孤儿,靠挖野菜、捉老鼠,乞讨或给人做小工维持生计。有一次同村的大姆讨来发霉的米饭混着野菜煮粥,叫我爸爸一起吃,结果中毒,几乎命丧黄泉,叔叔急得团团转,到处找人讨红糖,灌汤抢救,才把爸爸的小命拽了回来。

爸爸小学时光是在一起度过的。妈妈从小就以她的天真烂漫,娇气又美丽而令人瞩目,爸爸也因为他的聪明好学,懂事又上进而总被人称赞,他们有着非常美好和纯真的年少岁月。虽然是家境悬殊的孩子,但是谁不向往幸福、爱慕美好呢?那时候的爸爸就带着仰慕的心情暗暗喜欢着妈妈:“今生若能娶到XX做老婆就好了。” 这就是爸爸年少时的梦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逐渐长大了,他在地下工刘超老师的介绍下参加了工作,离开家乡,坚定不移地跟着党走向新生。留在家乡的叔叔和妈妈继续读书,双双考入了台山端芬中学(台山第四中学)不久,叔叔当兵加入空军。妈妈也快20岁了,已经到了非得出嫁的年龄(那时候的女孩子几乎都在20岁之前出嫁) 。热心好事的媒人频繁地在家中进进出出,妈妈却把出嫁看作是天大的灾难,整天在家以泪洗脸,左一个不愿意,右一个不喜欢,不停地哭闹,家里所有的人都拿她没办法。后来,有一个同乡朋友,也是与爸爸妈妈一起长大的朋友,对我妈妈说:“XX很喜欢你呀,你愿意嫁给他吗?” 妈妈一听,马上不哭了,对方立刻明白她的意思是默许了。其时,爸爸已经离开家乡参加工作好几年了,由过去一个瘦弱的男孩成长为一个英俊青年。凭着他头脑的聪明才智,凭着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凭着他对学习的热爱和追求,他在各方面的表现都非常出色,进步很快,既受领导的赏识,也被同事喜欢,其中不乏有爱慕他的女同事。但爸爸念念不忘他年少时的梦想,经常给仍在读中学的妈妈写信,与妈妈他的所见所闻所感所念。只是单纯幼稚的妈妈不懂爸爸的用心良苦,所以,爸爸的信常常变成了公开信。这么一来,谁不知道爸爸是因为喜欢妈妈才给她写信呢?不能否认的是,他们一直都因为对方的优点而相互吸引着。

那时候。新中国成立不久。在封建意识仍很浓厚的中国农村。这样两个家境如此悬殊的人可以走在一起吗?幸好。我的外公外婆虽封建守旧但并不专制。而且我外公常年来往于香港、南洋。见多识广。比较容易接受新思想。经过朋友的一番努力。就有了这段美好姻缘。

我的爸爸妈妈于1955年1月22日农历年三十登记结婚。23日年初一在县举行集体婚礼,一共4对新人,组织部给每对新人15元补助,都拿了出来一起在饭堂聚餐。

爸爸年少时的梦想啊,终于实现了。

我的爸爸(图4)

我的爸爸(图5)

我的爸爸(图6)

我的爸爸(图7)

2011年11月,我在《北京网》上游览时读到一篇题为《职业 人性 历史》的文章,刊登在文化 ━ 法官文学专栏中。尚利准在文中写道:历史在此种状态下推进了20年,可贵的是一些身处审判一线的人员可谓 亦有真金,一铸而成始终保持着对人性的洞察、对正义的信仰。博物馆内陈列着一幅照片,是1960年广东省台山县人民副院长黄贞的图片,以其为首的审判人员在审理一起纠合案中,坚持认为证据不足,不能判决有罪,而被认为站在被告的立场上说话,是右倾黄贞等人被逼甚紧,仍坚定表示宁可脱下乌纱帽也要坚持原则。1961年8月该案真相大白。

当法律被践踏、被异化的时候,法官该怎么做?我认为,法官应当是人类理性和良知的守护者,而不应该是某个特定集团谋求政治利益的应声虫作为法官,要像黄贞等人一样,保持清醒头脑,遵守法官的操守。。

当我读了这篇文章,有感而发,于是,我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我的爸爸虽然出身很苦,但爸爸有点小聪明,好学又好强,做事情非常努力,非常认真,每一件他要做的事情总会全力以赴,力求做到完美(当然是相对而言) 。他正直上进,诚实善良,勤奋好学,求知欲极强,他一直坚持看书学习至今。虽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老人,仍然每天读书看报做笔记,他的笔记全部有编号,内容广泛且很有条理。在国内时他的好多同事都喜欢借去读,或者想了解什么都去问他。退休以后出国了,在国外生活的这二十多年,他的笔记本整整齐齐地在书架上排了一行又一行,并继续延伸着。

我的爸爸(图8)

我的爸爸(图9)

下图前排左三穿白色衣服头戴帽子的是我爸爸。

我的爸爸(图10)

爸爸从1959年担任台山副院长始,一直在工作到退休,由于政治运动的影响,其中有几年调离。几十年的法官生涯,历炼无数,坎坎坷坷。他刻苦用功、熟读法律,所有的条条框框在他脑子里尤如生了根似的,记得滚瓜烂熟,被同行誉为的秀才。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尊重法律,坚持原则,不平则鸣,宁死不屈,乌纱帽可以摘掉,但绝不允许践踏法律。不管是什么案子,什么运动,什么来头,他只相信法律,依靠法律,从不被形势或人为而左右,不错判或重判,更不草菅人命。正因为这样,在各种各样的形势下和运动中,案件的判决就难免形成了他与县委和其它所有相关部门领导的意见对峙,在这种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他坚持要会议书记员一字不漏如实地记下他的意见和依据,与案卷一起送往中级。而最终由上级批回来的却是“同意黄贞同志的意见” 。这么一来,就得罪了不少人,经常就令到本地的一些领导非常恼火,除了在运动中爸爸常常挨整外,还试图把他调离,免得他在形形的严惩运动里碍手碍脚,让领导下不来台。但由于我爸爸遵循法律,判案正确,在台山这么个狭小闭塞的地方,能够有知识,有能力去做好一个法官的,在那几十年里,这样的人才还真是不多。所以,虽然爸爸的坚持原则、遵守法官的操守而常被上头视为各种运动的绊脚石,但仍然是兜兜转转,来来地做法官直至退休。

当年爸爸被调去农机一厂,也是因为一个案件的判决而导致的。1974年,一个老农民在家煮了凉粉用扁担挑着到各个村去卖,被说成是走自发,老汉不服,在与市管会的人的争执中,市管会的人把老汉推倒在地上,摔碎了两瓦罐的凉粉,老汉气极了,随手拾起瓦罐的碎片砸向市管会的人,那人的腿被砸伤了,但只是擦破一点皮而已。形势当头,竟敢走自发,还伤人,那还得了。这案件县委各级领导坚持要重判7年,爸爸说:不可以,最多判3年。一个案件的判决,即使是上头所有的领导都通过,若法官不通过,是不能算数的。为此县委数次派人对爸爸做思想工作,但他绝不松口。僵持不下,唯有把他挪开,为了搬开这个绊脚石,就把爸爸挪到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工厂。爸爸调走了,案件终于达成一致协议,判为7年。可笑的是,同一年里,案件重审,被改判为3年。

文革后恢复公、检、法,爸爸又被调回任副院长,一向来的领导分工都是正院长管行政,副院长管业务,这个的秀才再次担负这神圣的职责。

在开放改革后的1983年有一个这样的案件:附城苍下的一个分子,企图组织集团,投蒋,有言论,有行动,但没有造成和损失。所有的人都一致认为要判死刑或无期,但爸爸认为这个人罪不至死,最多判15年。领导纷纷找他谈话,要他同意大家的意见,他当然不。最后结果是中级同意爸爸的意见,判此犯15年徒刑。后来有人告诉他,那人刑满出来了,是否叫他请爸爸饮茶。爸爸说,那倒不必,我坚持原则并不是对他的仁慈,对他的罪行我也义愤填膺,他犯的罪应该付出代价,改过就好。

爸爸的一生坎坎坷坷,曲曲折折,工资、级别升了又降,降了又升。但不管生活待他如何,他的心里一直都是非常的阳光。他很知足,很感激生命,尤其感激命运对他的厚爱,让他在人生中的几个重要关头有惊无险,逢凶化吉,安然度过。特别是期间,爸爸在1965年调到佛山地区中级,1972年在佛山干校申请调回台山保卫组。这个新鲜的组织是砸烂公检法的产物。由于当时他在佛山工作,没有象台山那种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虽然其间也押回台山受整几个月,而且在台山公、检、法中,我爸爸的也最多,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侥幸的是当时爸爸毕竟不是台山方面的人,不敢对他太放肆,关了几个月后,就放他返回佛山中级。爸爸能逃过文革这一劫最为幸运,因为像爸爸那样的文弱书生,若在批斗时被人殴打,不死也致残啊!在那几十年宁左勿右的年代里,爸爸每次运动都挨整被批右倾,而能免去牢狱之灾,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在那些日子里,如果有人存心要把他彻底整垮,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说到底,领导们与爸爸的意见分歧并不是出于个人的恩怨,而是各种各样的政治形势所迫。于是,许多就身不由己、指鹿为马了。正如《职业 人性 历史》的尚利准在文中指出:“历史的洪流使法制的建设偏离了轨道,围绕着政治运动这个中心,法官的意志已经被集体意志完全取代。跟随洪流随波飘荡,依据所谓”政治“的要求为 ”保卫三面红旗“总路线、人民公社而开展审判工作,似乎成为了法官听从领导、服务全局的不二选择。”难得可贵的是爸爸得理不饶人,以法律为准绳,据理力争,真正是极不容易。

我的爸爸(图11)

下图第二排右三穿白色衣服头戴帽子的。

是我爸爸。

我的爸爸(图12)

我的爸爸(图13)

我的爸爸(图14)

爸爸常常说他非常幸福,他的幸福感于他的工作成就,问心无愧,热心助人,学无止境,乐在其中,于所有亲人、朋友和同事的关怀和爱护,他说尤其是在他晚年的日子里,能有妻子和女儿的陪伴和悉心照顾,更是他最大最大的幸福。

由小到大,虽然我和爸爸相处的日子不是很多,因为爸爸的工作太忙,常常出差。但我很喜欢跟爸爸聊天,总是问爸爸很多很多的问题,而爸爸也总能给我满意的答案,让我很佩服很崇敬,在我小小的脑袋里,觉得爸爸什么都懂(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因为我太幼稚了) 。但由于父母的娇惯,在家里我很任性,也很淘气。因为妈妈在人民医院工作,那里就成了我小时候的乐园。每天放学后回家牵上我心爱的小狗,带着弟弟,还有另外几个家属孩子,在医院周围的群山疯跑,爬树、摘果子、捉迷藏…,远至跑到石花山水库的九孔桥那边,真是如猴子般上窜下跳。如此淘气的我没少挨责骂与惩罚,有时候刚巧被回家的爸爸看见我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昂首站着被妈妈数落,竟笑着说:“我女儿真像刘胡兰啊!”气得我妈妈头顶冒烟。那时候在石化山周围的群山经常有或等坏人出没,妈妈非常担心我这个疯丫头的安危,严禁我到山上去玩,但是我不听话,一去到医院就象出笼的小鸟,喜欢往山上扑飞。这样好玩的我在10岁后开始慢慢的安静下来,医院图书馆和新华书店成了我常常留恋不愿归家的地方。虽然不再如猴子般满山乱窜,但任性依旧,所以,爸爸对我批评最多的就是“主观性强”其实这是遗传,他也明白。爸爸说他的遗传在我身上体现得最显著,很多时候他想说的话或要做的事情都被我先说了或先做了,常常让他惊叹:“你看你看,到底是我的女儿,懂得我的心思。”但我觉得爸爸的遗传在我大弟弟身上多些。

我依然很清楚的记得,我小时候总喜欢坐在审判庭后面的长凳上,晃荡着两条小腿在看爸爸审判,当然我是什么都不懂,只是好奇。那时候法庭是在正门旁边的一楼,大门对街打开,谁都可以进去听。爸爸很忙,不常回家(实际上我家与就在同一条街)经常废寝忘食,整个心思扑在工作上。他的宿舍就在法庭的三楼,我常到他的宿舍里玩,玩他的手枪(爸爸会把子弹先卸出来) ,玩他的胡须刀,玩他电话上的耳机,听他和别人通话(当然我不会出声,只是望着爸爸,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想这对大耳朵真神奇) 。妈妈经常差我送宵夜给爸爸或叫爸爸回家,有时候我懒得上去,就站在街上扯着嗓子朝三楼大喊;爸爸,回家吃饭。

我还记得在我5岁的时候的一件事,弟弟才3岁,我们两个在里面的操场上玩。厕所在大楼的后面,我要上厕所,弟弟在门外等我,好久好久,我憋住气拼命使劲,小脸通红,大汗淋漓,仍拉不出大便,慌得哇哇大哭:“弟弟,快去喊爸爸,我拉不出屎。”爸爸喊来了,但他进不了女厕所,只好在外面给我加油,陪我使劲,有爸爸的鼓励,我的力气回来了,终于拉出大便,如释重负。好笑吧?不低级,只是很生活。

我三岁那年,怀孕中的妈妈下放到沙岗湖农场(后为沙岗湖农科所)因为那时候凡是没参加土改的都得下放农场锻炼,虽然有些部怀孕了,但也没有例外。所以,当时有好多个与我弟弟一样的同龄人都是母亲在沙岗湖农场期间出生的,如果家里有婆婆奶奶的也一并跟着母亲去农场照顾婴儿。我妈妈住的那间大土坯房一共有8个相继生小孩的母亲,每个妈妈带一个新生儿和照顾婴儿的祖母或外祖母,农场给每个家庭分配三块床板拼成一张大床,祖孙三代就挤在一起了。几十个老少妇孺挤在一个大土坯房,哭哭笑笑、吵吵闹闹,每时每刻都上演不同的交响曲。其中有一个老师更夸张,接二连三地不停生,2岁和3岁的孩子拖在身边,在沙岗湖又生下第三胎,加上带孙子的外婆就有5口人了。在那个年代,妈妈、婴儿和婆婆祖孙三代一起下放农场的事情真是很有中国特色啊!于是乎,我就留在城里由外婆带。妈妈在城里休了56天法定产假后,就抱着襁褓中的弟弟、带着八十多岁的外曾祖母一起又回去沙岗湖农场了。

由于爸爸很少在家,所以,爸爸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是很陌生的。每次爸爸回家我都不愿意跟他亲近,不管爸爸怎么逗我,也不肯跟爸爸说话。

好不容易,常年工作繁忙的爸爸终于可以回家过个星期天了。吃过早餐后,爸爸骑上自行车带着三岁的我还有另外一位同事五岁的女儿,一起去沙岗湖农场看望妈妈、刚出生不久的弟弟和年迈的外曾祖母。当爸爸骑车刚过了横湖桥,坐在单车后座上的我问爸爸说:“爸爸,外婆为什么叫外公XX伯呢?”哈哈,从来不主动和爸爸说话的宝贝小女儿竟然开金口啦,爸爸乐得心花怒放,还没来得及回话,忘形之际一不留神,“咯噔”一下,车轮撞上了路边一块石头,稀里哗啦一阵惊呼,车和人全部摔倒了,我吓得哇哇大哭,爸爸赶紧抱起我不停嘴地哄我,还鼓励我向那个不哭的小姐姐学习。

此情此景犹如一段隽永的,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我的爸爸(图15)

上图是照顾幼儿的我的外婆下图是跟妈妈去农场照顾刚出生的弟弟的外曾祖母。

我的爸爸(图16)

我的爸爸(图17)

有一次,从广州回来探亲的叔叔和爸爸带着我去人工湖游玩,走到湖心亭的桥上,他们要拍照,我死活不肯,赌气走到另一边。照片取回来了,爸爸拿着照片跟我说:“你看你不愿意照相,但还是把你拍下来了。”我一看照片上那个倔强的我背对着镜头站在桥上的另一端,立刻气得哇哇大哭。

小时候,爸爸妈妈常带我去人工湖划船仔,爸爸妈妈用木桨划船,我就用小手划水,划到向秀丽塔那边,湖里盛开着许多莲花,有的已经长出莲蓬,里面结有莲子。爸爸妈妈把小船划进莲丛中,偷偷摘下一个莲蓬,让我掰开吃里面新鲜的莲子,清甜粉嫩的莲子非常好吃。

一天晚饭后,妈妈让爸爸带我去理发店剪头发。爸爸牵着我的小手,一直走到吉园路口的理发店,跟理发师说让他给我剪头发,那叔叔叫我爸爸去百货公司买点红头绳给我扎辫子。我坐着椅子上晃着小腿在等,爸爸就出去了。一会儿,爸爸回来了,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理发师,逗得理发师哈哈大笑:“你买一尺红头绳就可以啦,你干嘛要买几丈那么多呀?” 嘻嘻,这就是我憨厚的爸爸。

爸爸的手艺很巧,期间爸爸去了佛山地区五、七干校,休假回来没什么事情好做,就拿家里的一些罐头敲敲打打,很精细地做出了许多大、中、小各种型号的煤油炉(火水炉)分送给邻居和同事,方便大家使用,得到众人称赞。

爸爸对养家禽动物也很有爱心,我记得家里养了一窝刚出生的小鸡,爸爸说小鸡成长很需要营养。于是,爸爸买来面粉,加糖加蛋蒸成馒头,用手一粒一粒掰开喂小鸡,看得我眼睛发直:爸爸,糖和鸡蛋不要钱的吗?

爸爸向来都是把工作放在首位,从不计较得失,总是以个人服从集体,以小家服从大家。记得在我出嫁的那天,出差在外的爸爸还没有赶回来,家中每个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迎亲的花车已经等在街上,新郎已经来到我家,街上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因为院的日场刚刚散场,我家就在院路口的台西路,汹涌而出的观众趁机等着看迎亲实况了。正在这个关键时刻,提着行李的爸爸匆匆忙忙穿过人群,咚咚咚地跑着上楼了,我惊喜地望着风尘仆仆、气喘吁吁的爸爸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我完全明白我的爸爸,我知道爸爸非常爱我,爸爸一定会努力把工作做好尽快赶回家,为出嫁的女儿送上最真挚、最温暖、最美好的祝福的。爸爸提着行李跑上楼的一幕,已经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感动着我!

我的爸爸是一个很有主见也很固执的人,他不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在生活上,有时候的固执让所有的亲人都拿他没办法,他们就总把说服他的希望寄托于我,而且还总是说:“女儿是父亲的软肋,爸只听你的话。”是这样的,有时候爸爸会听我的劝,但有时候我却认同爸爸的观点,反过来要说服别人。有时候我跟爸爸聊天,也有争论,但好多时候会没有结果,因为我总是笑一笑,不说了,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我在某一天竟然生气地把爸爸的话顶回去。

那天是星期五,我不上班。吃过早餐,我和爸爸一起出去散步。其实也不能说是散步,因为我们走得很快,爸爸说一定要快步走才能达到锻炼的目的。我的家在山顶(小丘而已)周围的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很适合生活居住,爸爸每天都外出锻炼一个多小时,数年不断,获益匪浅。这个年近九十的老人头脑清醒、反应敏捷、眼睛明亮(不用戴眼镜)步履轻盈(走路比我还快)他说坚持锻炼最大的益处就是常年不感冒,不像我们今天这个感冒,明天那个感冒。但我却很懒,缺乏爸爸的意志和毅力,难得出去转一圈。

我们边走边聊,几乎都是爸爸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走了不久,他说:早十天八天,有人告诉我说我那个很要好的老同事XX突然瘦了35磅,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上个星期打了好几个电话找他,一直都不上,谁知昨天另一个同事告诉我说XX刚刚去世,人生真是无常啊!

我问爸爸:你找XX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他说‘据我常年读书所了解,你的特征与胰腺癌很相似,应该赶快去医院检查。’

我立刻毫不犹豫地气呼呼地顶撞他: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不知道那是人们很忌讳很敏感的字眼吗?你这样说别人会很难受的。

我的顶撞令爸爸生气了,他提高了嗓门:这有什么不对吗?我是直肠直肚,好心好意提醒他的。

我毫不示弱:“你直肠直肚,好心好意也不能成为理由呀,如果你想别人接纳你的意见,你就要想一想别人的感受,尽量用一种让对方听起来舒服一点的方式去说才行。我一听就冒火了,更何况别人正在生病。反正,你就是不可以那样说。”我的声调也高了八度。

爸爸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我听到爸爸喃喃地说:我应该对他说‘可能是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了,赶快去医院检查吧’。

这还可以。

这就是我的爸爸,说话太直,得罪人不用成本。我倒是完全遗传了这个缺点,不经意间常常就把人给得罪了,幸亏能有亲人和朋友的谅解。

我的爸爸(图18)

我的爸爸(图19)

我的爸爸(图20)

1988年春,我和爸爸去端芬老家看望99岁的外公。我的外公很长寿,他善良勤劳,温和,注重保健,每天做适当的运动,每餐只吃八分饱,每天一易拉罐生力啤,他喜欢音乐,常常自吟自唱,我8岁的时候他就送给我一个儿童手风琴和扬琴教我学习。外公非常斯文讲究,一生在外洋打工,虽然他晚年的十多年是在农村老家度过,却是每天穿戴衬衫、西装、领带、皮鞋,整整齐齐,清清爽爽,毫不含糊,是当地最斯文儒雅的寿星公。

我的爸爸(图21)

我的爸爸(图22)

我的爸爸(图23)

我们家的歌舞晚会,爸爸唱起歌来毫不逊色,声音宏亮,节拍准确,虽然跳起迪斯科笨手笨脚,却非常投入,乐不可支。

下图照片上家里挂的横幅“知足常乐能忍自安”是爸爸的杰作,爸爸能写一手不错的毛笔字,他喜欢练字,家里读完的报纸常常用来作宣纸写满了毛笔字。

我的爸爸(图24)

我的爸爸(图25)

爸爸不仅对儿女们严格要求,爱护有加,对孙子孙女们更是言传身教,激励进步。

我的爸爸(图26)

我的爸爸(图27)

我的爸爸(图28)

我的爸爸(图29)

我的爸爸(图30)

我的爸爸(图31)

我的爸爸(图32)

我的爸爸(图33)

我的爸爸(图34)

我的爸爸(图35)

我的爸爸(图36)

我从小就是爸爸的掌上明珠,爸爸的爱是一缕阳光,让我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爸爸的爱是一泓清泉,让我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我永远忘不了父女天伦嬉闹的情景,忘不了女儿外出时爸爸眉宇间的担忧,忘不了爸爸骑车载送女儿去农场的背影,忘不了爸爸为女儿求医问药的多方奔走…。在爸爸的羽翼下,我蠢蠢地展翅欲飞,是爸爸陪伴我,在世间风雨中激扬豪情、不断进取!无论万水千山、海阔天空,即使风霜阅尽、鸟倦还巢之时,在女儿的心中,爸爸永远是我最安全的港湾!浩瀚如海、深沉如山的父爱已经根植于我的心田,循环于我的血液,融入于我的生命,永远与我同在。爸爸的关爱,我终生难忘!爸爸的教诲,我终生感激!我爱您,亲爱的爸爸!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wwang1233
    管父亲叫爹和爸爸,哪个最准确?
    2019-05-18 07:07 37
  • 朱把家
    和哥哥共同出钱安葬爸爸,事完后他居然不算账,也没有记账,就说钱花完了,该怎么办?
    2019-05-18 21:11 7
  • wt800621
    如果要丁是丁,卯是卯,那样来细算,那肯定不止
    2019-05-20 22:18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