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热门 >> 正文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

日期:2019-03-14 20:45: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12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2)

好几次敲打着键盘,想为妈写上几笔,可又怕柔弱的笔触让兄弟姐妹们伤感,更害怕自己这青涩的笔尖写不出妈这一生所饱含的苦楚。自从那天偶然看见《我的疯娘》那篇文章之后,被里面的文字震撼到了,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写出妈妈的时光—题记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3)

四月的天,雪还没有完全化净,空气阴冷阴冷的,许华的心被病重的妈妈弄的燥得发狂。

隔窗望着马路上泥泞的路面,又回身看看桌面上杂乱的资料,那叫一个烦闷。

回忆往事,许华不由得心里酸酸的。是啊!妈年轻时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跟着爸爸从老家来到了大西北,当时爸爸是单位下属基地的厂长,下属单位的职工以及家属,还得跟周边的当地百姓搞好关系,就这样,爸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家里大小事物都是妈一个人操劳。

对于一个七口之家,单就吃喝拉撒就够妈忙乎的,还得上班工作,身心疲惫自不必说,但妈从来没埋怨过,只是默默的支持爸的工作。

妈为人特朴素,记忆中的她很少穿买的衣服,大多她的衣服都是自己缝制的,一件蓝细纹上衣便是她的代表作,洗的都发白也不舍得换一件新的,还经常教育我们要勤俭持家。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4)

老大...赶紧起床把妹妹的衣服穿好…

许文去帮妈把缸里的水挑满喽!

许华...许武...赶紧起床吃饭了哈...一会吃完饭让大姐送你们去托儿所…

哎...妈...知道了...

妈...我的袜子找不见了...

许芳啊...你赶紧起来帮帮你大姐,给饭菜端上去,吃完饭赶紧上学...

欸...就起...

每天家里都重复着这样的节奏,我们的童年 ,几乎就是在妈唠唠叨叨的催促中度过。

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觉得童年时光特别的快乐,这份快乐更是有别与他人。

妈是个思想前卫的人,记得当时大院儿里,是我们家第一个买回的电子琴。提起乐器,或许妈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吧!没有学过音乐的她,买回来的当天就能弹奏简单的歌曲,并不厌其烦的教我跟弟弟。

当一些简单的音符,在我跟弟的手下被拨弄出的时候,很是招来大院里小朋友们的羡慕,纷纷央求父母也给买一个这样的电子琴。

不久,校园内刮起跳棋热 ,我们家里却已经有了军棋、象棋、甚至连罕见的围棋都被妈一股脑给我们买回家,妈说这些东西可以益智健脑,我们可不懂那些个道理,只知道只要是完成了作业,就可以随意去玩这些心仪的玩具…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5)

记得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们家最大的不幸,就是因爸的大公无私而酿造了惨痛的结局。

在当时,我们家虽不算穷,但也并不富裕,在苦心经营下,勉强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就是这样,还是不免受到一些外界的干扰而烦恼。

随着爸爸各种奖状的增加,家里再也轻易看不见他的身影,早出晚归的他甚至让我们忽略了他的存在,只有年节的时候,一家人才能真正的坐在一起吃饭。

有一年的大年三十,妈高兴的做了一大桌子菜,又拿出平时不舍得喝的瓶酒,犒劳久不在家的爸。

一家人围在一起刚吃上没几口,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妈打开门的瞬间,一个略显邋遢的女人就开始了她的哭诉。

厂长啊!你可得帮帮俺们家啊...不然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呀…

她章婶儿...你先别哭哈...跟我说说到底咋了嘛…

厂长啊!你说我们家那个死鬼不听我的话,清早起来就去杀猪,雨天路滑,结果骑车半路上把腿摔骨折了,家里又没钱,你说让我上哪去凑这笔钱去啊...

哦...是这样啊!那什么......把家里的钱给她章婶先拿上五百,让他们先去看病...其它的回头再说...

之后的好多年,这类事情时常的出现在我们家的饭点儿,家里总是被这样的琐事闹得吃不成一顿团圆饭。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6)

俗话说,越是脾气好的人越是有着刚烈的内心。或许因为妈是幼儿园老师的原因,所以妈给人的印象特好,性格也特别的温柔,每当跟爸有分歧时也会尽量依着他,但唯独那一次最是让她不能容忍。

那天放学回家后 ,正在低头写作业,听见爸急匆匆的脚步声,我好奇的偷偷瞄去,原来爸爸回家就是跟妈要钱,说李老根家的老疙瘩病的不行了,得赶紧送医院去。妈说那去单位财会支啊!干嘛从家里拿呢?说啥也不让爸动家里的钱,并死死的护住锁着的箱子,爸情急之下扒拉开妈,拿起斧子一下就把锁头劈开,从箱子里翻出妈压箱底的几张十元钱,还有一小打全国粮票,妈一看就急了,那可是这几年全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啊,是留着关键时刻派上用场的啊!

他爸...你可不能再拿家里的钱去救济那些人了呀!你说这几年家里都让你掏空了,万一有点啥事可咋办啊!再说了,那么多困难的,你能帮的过来吗?

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些可是家里唯一的过河钱啊…

说到这,妈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只想让爸考虑一下家里的情况,只想给孩子们一份安稳。

哎呀...我说你啰嗦什么呀...你说那孩子肚子疼的在地上直打滚,咱能眼看着出人命吗?老娘们家家的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谁家急可谁先用!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7)

妈看着爸的背影消失后,发出一声哀嚎,我站在门边,被爸的粗暴行径惊得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听见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搂住伤痛欲绝的妈,看着妈痛苦的表情,我心里突然就升起对爸的一丝怨恨,这种感觉直到爸去世后才渐渐淡去。

至从那次之后,妈就有些抑郁了,对我们也不再那么上心了,虽然也能保证我们的饮食起居,但就是没了从前的欢乐劲儿,在邻居婶子们的议论中得知,妈这是气闷一门了,得慢慢调理,整天面对郁郁寡欢的妈,又看不到爸的身影,家里顿时死气沉沉的。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8)

再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世界彻底的了。那天,天刚下过雨,直到半夜十点多也不见爸回来,妈担心爸又喝完酒回来路滑,怕爸路上有啥闪失,就想跟大哥去迎迎。轻声唤了几声熟睡的大哥,听听没有反应,也就没舍得再叫,一个人穿上衣服直接去爸回来的路上迎爸去了…

雨后的夜,天黑沉沉的,似乎还在酝酿着更大的一场雨。妈走在那条熟悉的小山路上,坑洼不平的泥土道让她好几次差点没崴到脚,风不时的撩起鬓角的发丝遮挡住眼睛,情急之下妈用手连连把头发掖在耳后。

这时恍惚间看见不远处有白色物体一闪而过,妈吓得头发丝都立起来了,常听人们说前面的乱坟岗子闹鬼,难道这次被自己遇上了?不敢多想 ,加快脚步往前走,谁知越想快走越慢,脚底下像是拌蒜似的...哎呦!妈一个跟头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当时就觉得后脖梗有阵阵的凉风,头皮发麻,吓得她大声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随着妈犀利的声音划破夜空,只有风嘶吼着回应她的抓狂,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白影。

过了许久,等爸喝得迷了马虎的往回赶,正好看见双手在驱赶怪物似的妈,嘴里呓语着一些让人听不清的话语…

爸急忙把她背回家,就这样,从此世界一片,再也分不清谁是谁了。后来,爸带着她去北京大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经过医生诊断,说是过度惊吓还有长期抑郁导致的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治疗一段之后,略微有了好转,能够记起家里的孩子,也能分清男人女人,就是情绪不受控,说不定哪句话就会让她抓狂。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9)

妈真的疯了,每当心里不顺就会动手打姐姐,打得姐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暗地里姐妹们经常抱在一起哭…有时候又不免在一起回味以前妈妈对我们的种种美好......

当妈安静下来的时候,手里总是攥着个手绢包,嘴里嘟嘟囔囔着,这是家里的过河钱,谁都不许动...这是给孩子们准备的学费...看着魔魔怔怔的妈,爸落泪了,猛地拿起一瓶酒独自跑去黄河边一饮而尽,狠狠地将酒瓶子摔到地上,五尺高的汉子发出狼嚎一般的哀鸣,发誓从此与酒绝缘。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0)

妈虽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她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习惯,每天把家里收拾得净净的。衣着整洁的她,上衣口袋里揣得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些个啥宝贝!

脑子后的妈有时特认死理儿,记得大姐中学毕业后考师范那次,上午考了两科,想趁中午的时间小憩一会儿,于是就躺在床上睡熟了 。这让本来就反对她考学的妈可逮到了机会,悄悄的把房门锁上了,等大姐醒来出门去考最后两科,咋拽门也拽不开,大声喊妈,妈就是嘴里嘟囔着不给开,直到晚上家里人都回来才开门让大姐出屋。

结果那次大姐仅以两分之差与师范失之交臂,哭得泪眼滂沱的她对妈甚是愤憤,可一想到妈是病人,又无可奈何,最后不得已去了工厂上班。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1)

十几年前,一直对妈愧疚的爸得脑溢血去世了,妈没有哭,只是用手捂紧了她的挎兜,嘴里不停的嘟囔着...这是家里的过河钱呐...他爸...你不能拿去接济别人...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说不上啥时候就用上的…

看着年迈的她,两鬓斑白的发丝被风吹的泛着白光,微驼的脊背再找不出当年的模样,她站在窗户边 ,两眼望着远方,那眼神特别空洞特别的迷茫...

于是大家都纷纷提议养老问题,众人意见纷呈,最終决定在大哥家定居,房子出租,房租钱就用在生活用度上。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2)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一晃妈七十多岁了。她在哥嫂家过得挺好的,也能与邻居正常的沟通聊天,有时候还能下厨露几手,年节儿孩子们都聚到一起,妈还能做几个拿手的饭菜犒劳大家,看着我们大口的吃着,妈笑了心里美美的…

常言道,人吃五谷难免生病。或许是妈命该受苦,本该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谁知年前的一场感冒,致使一直身体健康的妈连续咳嗽,起初大家都以为她是感冒了,想着吃点药就会没事的,哪曾想那天妈咳嗽到痰里带血并高烧不退,姊妹们急忙带着她去医院检查,结果令大家都后悔不已,真的是欲哭无泪,“肺癌晚期”天啊!经常听到这个可怕的病,现在居然让可怜的妈妈摊上了...直到医生给完建议,大家才回过神来。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3)

妈去世的那天早上,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

小妹...来看看妈妈吧...妈可能不行了,整个脸都是肿的,大小便也失禁了…

啊?...怎么会这样,昨天不是好好的吗?我急急的问...

好,我这就过去...

前两天做了一个不吉利的梦,我预感到妈就要离开我们了,可咋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当我坐车赶到哥家,全家人几乎都到了,嫂子告诉我说妈这几天特别清醒,醒来就是挨个念叨孩子们的名字,接着就叨咕些以前的往事,聊的最多的就是大姐,说那件事有点对不起她,并希望姐别恨她…再有就是说到我,她别的不担心,只担心我的工作性质太影响身体健康…

听到这我的心揪的生疼,接下来嫂子又说了一大堆什么,我就啥都听不清了,两条腿机械性的直奔房间。

妈...我来看你了...

当我哽咽的喊着时候,妈很努力的睁开了眼睛。

华...你来了...坐...妈有点困了...你先坐会儿哈...

欸...妈你睡吧...我就坐在你跟前...

看着妈清瘦的脸颊,看着她被病魔折磨的皮包骨的身躯,天啊!世上让人最无助的,莫过于眼看着亲人倍受煎熬却无能为力,最揪心的莫过于眼看着妈一点点的在眼前消逝,却无法挽留她离去的脚步 ,此刻,如果真的能用自己的寿命换回健康 ,即使让我舍弃生命,我也会心甘情愿!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4)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5)

依然 ,用一只素笔书写不一样的人生,用文字抒发不一样的情怀。愿繁杂的烟火红尘在笔下变得恬淡静宜…

混沌的妈妈,关于妈妈牌手工混沌的介绍(图16)

小雅典型的七零后,自由笔者。端的了锅铲,拿得了笔杆,不为书而书,只为抒而书…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妈妈

“妈妈”是母亲的口语,是天下最美的称呼。“妈”从造字上看,妈是形声字,从女,马声。本义是称呼母亲,重读仍为原义。母亲,简称母,是一种亲属关系的称谓,是子女对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广雅·释亲》:妈,母也。《康熙字典》“俗读若马,平声。称母曰妈。”在历史长河中,“妈妈”这个词的含义经过变化,但是必须强调的是:“妈妈”不是外来词,人类的各种语言中,MAMA的发音总是用来称呼母亲的,因为这是人学会的第一个音节。

网友评论
  • 香甜葡萄橙
    ▷不否定孩子的创作孩子说怕做坏掉或是不会,很有可能是您在之前的实践中,经常限制和否定孩子
    2019-06-20 10:24 9
  • axiaojing
    #向周洲提问#怎么鼓励孩子和妈妈一起做手工?
    2019-06-14 05:08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