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热门 >> 正文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

日期:2020-11-17 11:04: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19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75讲

杀死自己再去骗保数百万元?2000年蛇蝎毒妇高智商犯罪几乎成功

这起案件简直像一个剧情,如果不是真案件,怕是根本没人会相信情节。蛇蝎毒妇的手段极为凶残狠毒,为了钱不惜杀死任何人,甚至连丈夫也不放过。听萨沙说一说吧。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2)

2000年后西部某山区,突然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

这里是非常偏僻的盘山路,道路崎岖。

这条县道平时白天也很少有车辆,晚上更是基本没车通过。

大概凌晨3点多,一辆卡车从这里驶过。

司机老马是附近村的村民,刚刚拉完一趟货去邻县,连夜开车回家。

车子路过一处大概七八米高的悬崖转弯时,老马突然看到下面有一些火光。

出于职业敏感,老马立即停车查看。

天太黑,好在还有火光,隐约看到是一辆小车,似乎四轮朝天着火了。

糟了,这是翻车了啊。

老马急忙爬到山坡下。山坡虽高但不陡峭,人可以轻松下去。

悬崖下果真是一辆小汽车,被火烧的焦黑,也不是很严重的火灾,隐约看得出颜色和型号。

老马开了30年的车,本来是军队的司机转业,看过很多车祸,倒也能沉得住气。

他本能向驾驶位看了一眼,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3)

驾驶位上,赫然有一具烧得乌黑的尸体。

于是,老马立即回到自己的卡车车内,用手机打电话报警。

这里太偏僻,手机没信号。

无奈之下,老马开车前进了10多公里,到了村子附近才有了信号,急忙报警。

交警开车很快赶到现场,天太黑,无法进行工作,只能等到天亮。

天亮以后,交警们分析了这起交通事故。

一辆红色的桑纳塔汽车,翻倒后着火。这个火并不是很大,也足够将车辆烧到报废。

车内驾驶座有1个人,应该是司机,被火烧得焦黑,分辨不清男女。

不过,大火并没有将车牌完全烧掉,还是可以辨认,不难辨认车主的身份。

根据痕迹分析,似乎是司机夜间驾驶不慎,车辆从7米多高山坡坠下,翻滚后燃烧。司机困在车中无法逃出,被活活烧死。

夜晚在这种山路开车,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出车祸也没什么稀奇。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4)

没多久,根据车牌号查询到,车辆是西部大城市一个女性居民所有,叫做尤凤芹。

这辆车过户了没多久,大概1年多,是一辆二手车。

那么,死者是不是尤凤芹呢?

尤凤芹没有丈夫,也没有生育过子女,父亲二十年前就死了,只剩下亲和一个大姐。

亲的年龄较大,交警怕打电话过去吓坏了老人,只得打给大姐尤惠芹。

40岁的尤惠芹是一家小医院的收银员,电话就打到了医院。

听说妹妹车子出了车祸,尤惠芹大吃一惊。

她证实:妹妹尤凤芹昨天确实独自开车离开,说是去邻省某著名景点旅游。

听了这种说法后,交警认为死者是尤凤芹的可能性非常大,让尤惠芹赶快来辨认尸体。

第二天,尤惠芹哭哭啼啼的来到了,县交警队。

小县城的交警队没有自己的停尸房,连殡仪馆也没有停尸房,交警带着尤惠芹去了县医院。

县医院的太平间,是县城唯一存放遗体的地方。

尸体烧得焦黑,一般女人怕是不敢看,上面让一名女警陪同尤惠芹。

在医院太平间里,尤惠芹辨认了这具尸体。

尤惠芹坚持看了一会,最终确认这就是妹妹尤凤芹。

女警:要看仔细了,这可不能认错啊。

尤惠芹:没错。你看,她手上有个戒指,大体还是完整。这个戒指上面大,下面窄,很特殊,是我们送给我们姐妹的。我也有一个。还有,我妹妹平时喜欢带一个金镯子,是三个细镯子拼成的。你看,这不就是金镯子吗?她就是我妹妹。

姐姐认妹妹,应该不会认错。

况且,遗体的高矮,胖瘦也符合尤凤芹的特征。

由此,交警部门认定了死者就是尤凤芹,出具了事故认定书。

正常来说,下面家属可能对车辆保险的公司进行索赔,无论是否成功,尸体都会很快火化。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5)

仅仅2天后,事故发生地的市刑警大队,突然接到保险公司的报警。

保险公司的经理焦女士,亲自来到局里,同负责的刑警老张面谈。

焦女士:张警官,我们觉得这起事故有蹊跷,希望你们介入调查。

刑警老张:蹊跷?有什么蹊跷?不就是汽车坠崖案件吗?我们山区,这种事情很正常,每年都有几十起,一半事故都会死人。

汽车坠崖一般只会造成车辆摔毁,即便油箱破裂,不遇到明火不会起火。而这次汽车坠崖后引起大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刑警老张:奇怪不代表没有。翻车起火的车祸,我就见到过几起。

焦女士:对,不能说没有,终究是不常见。您看交警部门出具的鉴定书,车辆在坠崖之前没有做过制动,没有发现刹车痕迹,这也很反常。

这个弯道的幅度比较大,但正常驾驶通过还是没有问题的。尤凤芹不是新手司机,她的前夫曾经很有钱,七八年前就买车了,她早就有了驾照,也经常开。出这种低级车祸,不符合情理。

刑警老张:可能是天太黑,或者是尤凤芹夜间驾驶太疲劳了,这也不奇怪。你说来说去,要有明确的证据至少是疑点,我们刑事方面才能介入。

焦女士:我们怀疑尤凤芹可能是被人害死的,目的是骗保。事情是这样,大概2年前,尤凤芹的丈夫胡华,独自去你们省的山区景点游玩。在半山腰的悬崖边,他突然失足坠崖而死。2年前,胡华在大姨子尤惠芹那里,买过150万的意外保险,受益人写的是妻子尤凤芹。我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得赔付了150万元。没想到,才2年时间,尤凤芹突然死了。她和胡华是一起购买的保险,又有150万的保额,受益人是她的亲。张警官,你想想看,夫妻两人在2年内先后意外死亡,这也太奇怪了。我们保险公司,还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我们觉得十有八九是他杀,最起码也是自杀,希望请你们介入调查。

刑警老张:确实,你们怀疑的有些道理,我们先来调查看看。

这一调查,确实发现了一些事情。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6)

尤凤芹今年35岁,是正儿八经的大城市人。她个子很矮,还不到1米6,人长得倒是相当漂亮,又会打扮。30多岁的女人,看起来就是二十多岁。尤凤芹出生在普通工人家庭,父亲早死,亲独自拉扯她们姐妹长大。可惜,尤凤芹就是常说的绣花枕头。除了美貌以外,她就没什么优点了。

此人好吃懒做又爱慕虚荣,母亲和姐姐的溺爱也纵容了她。她的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在升学。如果是别人,肯定找份工作先干着再说。但尤凤芹竟然在家蹲到20岁,让亲养活。期间,她不是逛街跳舞,就是找人打麻将,输赢还不小,所有开支都是从母亲那里搞来。短短几年时间,她把亲多年的积蓄用净净。

那时候,她姐姐尤惠芹嫁了个普通市民,家里情况也不太好。眼见家里揭不开锅,无奈之下,尤凤芹只能去酒吧当服务员。

她目的也不是打工,是想钓个凯子,作为长期饭票。

就在这里,她认识了丈夫胡华。胡华只有小学文化,是个不学无术、粗俗不堪的人。在酒吧里,胡华经常将艳遇甚至时,那种事情的细节,堂而皇之的说给一群狐朋狗友听。

胡华年轻时候小偷小摸,曾经因盗窃罪判刑1年,释放后以摆摊为生,成为倒爷。字都认不了多少,胡华有些做生意的天赋。加上改革开放还没多久,有正当工作的人都不可能去摆摊。胡华借此赚了不少钱,有房有车,也算是半个款爷了。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7)

有了钱以后,胡华就开始喝酒、打牌、玩女人。他曾经因嫖妓时候争风吃醋打伤了人,又被劳教半年。显然,正经女人是不会嫁给他的。

胡华经常去酒吧喝酒,很快看上了美貌风骚的尤凤芹。那时,胡华32岁,尤凤芹才25岁,两人差了7岁。

尤凤芹认为胡华有钱又会玩,是理想的丈夫。于是,她开始勾引胡华,两人见面几次后发生了关系。你别说,这两人很投缘,很快就同居起来,1年内就结婚了。

婚后,尤凤芹还是好吃懒做,不去和丈夫一起摆摊,只是四处打牌。

胡华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受到妻子的影响,逐步开始不务正业。他经常连续几天不去摆摊,同妻子一起通宵打牌。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8)

几年内,两人越赌越大,生意却越做越差。

打牌不过瘾了,他们又开始去地下推牌九、赌麻将、玩之类。几年内,夫妻两人欠了几十万的赌债。这些收账的都是流氓,没一个好惹的。流氓们将胡家做生意的本钱和存货全部都弄走了,逼胡华卖了房子和车子。就这样,他们夫妻仍然欠了几十万。

这伙人曾经将胡华多次殴打,还放话“再不还清赌债,下次就断胳膊、断大腿”

期间,邻居不堪他们大吵大闹,曾经多次报警过。

因此,警方留下过一些出警记录,记下了他们的纠纷。

就在夫妻两人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胡华失足坠崖,获得了150万保险赔偿金。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9)

保险公司怀疑胡华是自杀,通过跳崖还清赌债,还给妻子尤凤芹留一笔钱。

不过,胡华并没有留下遗书,出事前几天一切正常,甚至还背着老婆去,不像是寻死的人。

保险公司无法证明是胡华自杀,只能赔偿。

尤凤芹还清了赌债以后,还有七八十万。在当时,普通人月收入也就2000多元,七八十万是巨款了。

不过,尤凤芹似乎也没有出去工作,还是在家好吃懒做,在外面还装富婆。她曾几万元买了一辆二手桑塔纳撑面子。其实,她的房子都是租来的。

期间,尤凤芹似乎还是在,曾经有两次因聚赌被抓,拘留一二天后罚款释放。

不过,尤凤芹没有什么其他劣迹,直到这次连车带人坠崖而死。

看来,尤凤芹自杀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刑警老张猜测,尤凤芹可能再次,将七八十万输光甚至欠债。由于连工作都没有,尤凤芹无法还钱,就干脆学习丈夫一样自杀。

人死账消,赔偿金150万还可以用于亲的养老。

总之,即便尤凤芹和胡华就是自杀骗保,保险公司也没有证据。况且,警方也是不管自杀案件。

这边,保险公司最终被迫同意,对尤凤芹意外死亡进行赔偿。

根据一般流程,此时就可以将尤凤芹的遗体火化了。这边,尤惠芹已经提出了火化申请。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0)

由于刑警方面曾经介入,医院根据流程让老张来这里办个手续,不然不能火化。

接待老张的医生,是县医院的外科医生小王。

小王30岁,很健谈,同老张是老相识。老张的岳父由此跌倒后手臂骨折,就是小王负责治好,两人算是朋友。

办手续期间,两人聊了一会这起事故。

医生小王:听说死者是个美人啊,真可惜,这么年轻漂亮就死了。

刑警老张:漂亮是漂亮,不年轻了,35岁了。

医生小王:你有照片吗?我想看看,她到底有多漂亮。

刑警老张:案件调查资料不能给你看,这是纪律。不过,我手上有个保险公司的资料,上面有照片。你看,就是他。

看到尤凤芹的照片时,医生小王大大吃了一惊,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刑警老张:你怎么回事?怎么啦?

医生小王:这个女人,我见过。

刑警老张:你什么时候见过的,几个月前,几年前?你们还挺有缘啊。

医生小王:就是出事那天早上大概6点。

刑警老张:你开什么玩笑。出车祸是凌晨3点,人当时就烧黑了,你怎么可能在3个小时后看到她呢?这又不是聊斋故事。

医生小王:没错。我绝对不会认错的。不是只有我看到过她,有好几个人看到过,不信你问问护士。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1)

这次轮到刑警老张大吃一惊了。

经过调查,当天上午6点左右,县医院来了个的矮个子女人。

她是自己开车来的,左腿骨折了,部分腿骨粉碎,相当严重。

她说夜间开车不慎撞山,车子损坏不严重,左腿却撞伤了。

她开始试图用单脚坚持开车,由于腿部疼痛非常剧烈,一度过去,车辆差点坠河。眼见无法坚持,她只得开车来县医院治疗。

这个女人始终带着墨镜、口罩和帽子,一味催促医生加快治疗,她还有急事要回去。

医生小王检查了一下,认为她伤势严重:你这伤,一定要手术,不然会的。这么重的伤,你就算能勉强开车,开着开着说不定就昏过去了,到时候命都保不住。我说,你还是住院做手术吧。

这个女人不听,挣扎着要离开。结果,她刚刚拄着拐杖走到大厅,左腿不慎碰地,剧痛之下再次昏死过去。

对这个不听忠告的女人,医生小王只能进行抢救。

抢救期间,护士将她的墨镜和口罩都摘下,小王发现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长得像明星。如果不是身高不到1米6,她恐怕真的可以当模特,轻松成为名模。

女人很快恢复知觉,发现相貌被医生护士看到,顿时变得很急躁。

随后,她借口县医院水平差,要求用救护车送回大城市去治疗。

用救护车送过去,费用很高,比出租车还要贵,但女人一口答应。

于是,女人就这么走了。

第二天,不知道谁来开走了她的车子。

这个女人相当漂亮,又出了这么件怪事,小王的记忆很深。

小王毫不费力的认出,她同尤凤芹高度相似。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2)

这下,轮到刑警老张惊讶了。

尤凤芹长得非常美貌,就算大城市,也不容易找出两个如此相像的美女,何谈这种偏僻的小县城。

显然,也知道这事有问题。

刑警老张开始怀疑,于是让法医老杨对尸体进行了检查。

果然,结论是震惊的。

法医老杨:这具尸体,不是尤凤芹。你看,两人虽然身高、体重、年龄都非常接近,但尤凤芹没有生育过。这具尸体有过生育哺乳的经历,还上了节育环。

我查过资料,尤凤芹是没有上过环的。而且,这个女死者曾经得过结核病,肺部有明显的特征。尤凤芹从没有得过肺病。你看,这是她之前保险体检时的胸片,没有任何异常。这具尸体不是她。还有,死者是被烧死的,后脑部位却有过钝器打击的痕迹,下手还不轻。她是脑部受重伤后,无力挣扎,才困在车里被活活烧死的。

刑警老张:果然是这样。

这边,老张立即出动展开了背景调查。

没多久就发现,在丈夫胡华死后,尤凤芹狗改不了,用剩下七八十万再次去,赌还更大了。

结果不到2年,这笔钱又输得净净,还欠下了接近40万的巨额债务。

而尤凤芹的姐姐尤惠芹,家里收入低,长期兼职做保险。当年尤凤芹和胡华很富裕,为了帮助姐姐,都买了150万的意外保险,为期6年。

那么,此次尤凤芹意外死了,这150万元会赔付给她的亲。亲年老多病,已经卧床不起,搬到大女儿尤惠芹家里居住。

显然,老人的遗产将会是尤惠芹继承,再也没有其他继承人了。

刑警老张立即对尤惠芹家开始布控,同时在全市搜索那段时间就诊的,左腿粉碎性骨折的女人。

布控的民警没什么收获,然而医院那边却捷报频传。

在本市郊区一家小医院中,刑警老张终于堵住了这个女人。

她刚刚做完手术,目前还在恢复期,不能下地。

她登记的名字是张丽丽,身份证号码一看就是假的。

看到警察以后,这个女人极度惊恐,却什么都不说。

无论刑警老张怎么询问,她只说一句“我出了车祸以后失忆了,什么都记不清。”

这是没用的。

这么漂亮的女人,谁都能看出,她就是尤凤芹。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3)

当时是2000年以后,想要确定一个人身份不困难。

没多久,技术上确定她就是尤凤芹。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尤凤芹一口咬定自己失忆了,终究有不失忆的人。

刑警老张将尤凤芹的姐姐尤惠芹,抓到了局里。

尤惠芹非常惊恐,全身发颤。

刑警老张开门见山说:尤惠芹,你说说看,车里死的那个女人是谁?我告诉你,这事你们姐妹不说,也已经是水落石出了。你和你妹,谁先说,谁就可以算是立功,可以争取宽大处理。不然的话,这种人命案件,是要枪毙的。你上有老下有小,孩子今年才上初一,你想清楚。

尤惠芹支支吾吾了一会,突然哭起来:我说,我都说。这事和我没关系。

刑警老张:车里死的那个人,就是你们装作尤凤芹用来骗保的人,是谁?

尤惠芹:具体我不太清楚,也没见过她。我只知道是一个保姆,是我妹妹从黑劳务市场骗回去的。我妹妹大概1个月前找到我,说自己又欠了三四十万的赌债,走投无路。收账的人说,要是她下个月再不交钱,就将她拉到场所去卖。她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这么做了。

刑警老张:怎么做?

尤惠芹:她有150万意外保险,是唯一的财路。她准备去找一个年龄、身高、体重差不多的保姆,开车将她骗到山区没人的地方杀了,坠崖装作车祸,再放一把火烧了。接着,她就躲起来,由我去要找保险公司索赔。拿到150万以后,她给我20万, 带着剩下130万跑路到西部去。西部消费低,买个房子后,剩下的钱还能舒舒服服的过几十年。人死账消,她没有子女和丈夫,那些收账的流氓也没办法了。

刑警老张:这是啊,你就同意了?

尤惠芹:开始,我当然不同意。她就说“你不同意,就等于让我去卖,让我。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们是亲姐妹,你从小最疼我的”我想了好几天,怎么办呢?自己妹妹,真的看着她吗?况且,我家条件非常不好,存款都用给我妹妹还赌债了。

老公下岗多年了,我做收银员的工资很低,眼见家里生活都几乎维持不了。我妈生病很严重,也没钱做手术。我真的很需要这20万。反正我也没,只是帮她去申请保险赔偿,最多算是从犯。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4)

有了尤惠芹的证词后,刑警老张又去审问“失忆”的尤凤芹:你姐姐都交代了,你还死撑什么?准备顽抗到底?

尤凤芹:哎。就是烂赌害了我。到了这种地步,我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还不如说了。不过,看守所的条件实在太差,我有一些生活上的要求。

刑警老张:当然。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们也会配合你。你生活上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违反纪律,我们都可以尽量满足。

听完这句话后,尤凤芹熟练地接过,老张递过来的一根烟。

点燃后,尤凤芹深吸了一口,说了下面的话:没错,我就是骗保,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死刑,就告诉你们胡华的事情。

当年我是和胡华一起跑路,去到那个山区景点,并不是他一个人去的。跑到那里不是为了旅游,纯粹是去避避风头,躲那些收账的流氓。

我们两人爬到山上一个悬崖附近,因还债的事情又吵了起来。胡华让我找我妈和姐姐想办法,我说她们都穷很,一点存款早就借给我了。我妈为了帮我们还债,把自己的小屋都卖了,现在住在我姐姐家胡华说那怎么办?要不让你姐姐暂时把房子卖了,救一救我们我很气愤我姐姐就有个40平方米房子,还是我姐夫的房子。我姐夫上有老下有下,我又没和他睡过觉,他凭什么卖房子救我?胡华说你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和他睡了也行。这也比我被砍死好吧。我知道,你以为你是女人,收账的流氓不会把你怎么样,要砍也是砍死我。我死了,账也没了,你再去找别的男人。

我告诉你,我就算死,也拉你做垫背的,这赌债你也有份。你不肯让你姐姐、姐夫卖房,下次遇到收账的,我就让他们抓你去。你这么漂亮,他们肯定愿意。我大怒胡华,你是不是人,你让我去卖?还让我去和我姐夫睡觉?你当我是母狗啊?我们两人大声争吵起来。我气急败坏,恶从胆边生。我心想这种男人连狗都不如,让他死了更好。他有150万意外保险,还账足够了。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5)

刑警老张:你就将他推下去了?

尤凤芹:对,我趁他背对着我的时候,一把将他推下去跌死了。他坠崖的时候,大叫了一声,但四周没人看见。而且我们两人是跑路,别人都不知道情况。我急忙搭车,连夜赶回家去,直接到一个朋友那里去打牌,做了不在场证明。没想到,根本就没有人怀疑我。他们都认为胡华是失足坠崖,或者赌债太多自杀了。

我1米58,平时也不惹是生非,胡华1米78,可不是善类,打架什么没做过。没人相信,我能杀掉这样一个男人。我把150万赔偿金还了赌债,还剩下一半。也怪我好赌,就是改不了,又欠下几十万赌债,只能再次骗保。

刑警老张:你为什么想到用这种方法?去杀你自己?

尤凤芹:骗保这种事,杀其他人没用啊。而且我急等着用钱,就算去杀我姐姐、我妈,他们都没有保险,还必须先去买。刚买了保险,人就死了,谁都会怀疑。我自己的保险已经有好几年了,比较容易让保险公司相信是意外。

刑警老张:你怎么动手的。

尤凤芹:我先说服我姐姐帮我,去黑劳务市场,找了一个同我差不多身高、胖瘦和年龄的东北女人,说需要做保姆。

这个东北女人来我家以后,我找借口不让她出门,表面上对她特别好,还把我的时髦衣服和一个金戒指送给她。同时,我找朋友借了一辆车,提前开到决定下手的山崖附近的村子边,停在那里。

当晚,我对保姆说有事要去外地,让她跟我一起去。她毫无怀疑。我让她穿上我送的衣服,戴上我的金戒指,然而让她坐后座。就算路上有拍照,也只能看到我,看不到她。

出了城以后,我就给她一瓶饮料,里面放了安眠药。她喝了以后,没多久昏睡过去。我将车子开到那个山崖附近,用准备好的,对准她的后脑用力砸了几下。当时她睡着了,被砸中时候只哼了几声。我也不知道她死了没有,就将她拖到前排的驾驶座。我把金手镯退下来,戴在她的手上,松下手刹,让车子坠了下去。

随后,我用准备好的一小桶汽油,点燃了汽车油箱,将车子烧毁。她被火烧到后,好像还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随后,我急忙步行几公里,走到停车的地方,准备开车去城郊一个租好的民房,躲上半年。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6)

刑警老张:你杀了人以后,就变成了死人了,以后怎么办?

尤凤芹:我已经托人从西北,买了一个黑户口。那边户口不严,一些人死了以后直接土葬,家不注销户口,反而将户口卖掉。我就花钱,买了个死去女人的户口和身份证,将来就以她的身份活着了。我还计划去诊所做整容手术,到时候就是我妈、我姐也认不出我,更别说警察了。

刑警老张:天衣无缝的计划啊?结果被一个车祸毁了。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出车祸的?

尤凤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第一次亲手用凶器,也许是冤魂缠身,反正我浑身不对劲,脑子也嗡嗡响。开车不到10分钟,我就感到手脚软的厉害。车子一下子失控撞到山上,把左脚撞碎了。伤得太重,不治疗怕是会送了命,我就只能戴着口罩、墨镜,去县医院看病。

谁知道,我又在大厅昏过去了,导致彻底穿帮了。我运气真不好!

刑警老张:不是运气不好,是你做的坏事太多了,这是报应。

这个案子就是这样。

被害的保姆是吉林省某县人,38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常年在外以做保姆为生,却惨死在异乡。

尤凤芹承认两次故意,但胡华死亡案件并无证据,遗体早已火化,最终没有认定为他杀。

即便如此,如此恶劣的案,尤凤芹仍然被判处死刑。

她的同伙尤惠芹,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这里需要说明一点。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7)

尤凤芹在第二次骗保之前,为了最大程度获利,还曾去某著名保险公司增保100万元。

然而,这家保险公司的经理老金,非常精明。发现尤凤芹曾经拿过巨额保险赔偿金,老金判断此人动机不纯,巧妙的将赔偿金上限设置为30万,只能买1份。

尤凤芹大感失望,打消了购买的计划。

案件发生后,老金回忆起一些不寒而栗的事情。

尤凤芹曾经询问过,她母亲可以投保多少钱?

老金觉得这种询问非常奇怪,老人据说长期卧床,行动不便,怎么会随便出意外呢?花钱买什么保险,又有什么意义?

出于职业警惕心理,老金说老人没有收入又年龄太大,最多可以赔偿10万。

于是,尤凤芹就没说什么了。

事发后,老金认为尤凤芹凶狠残忍,曾考虑过将亲生母亲害死骗保。

好在老金告知的赔偿金太低,尤凤芹才没有动手。

那么,尤凤芹为什么不下手杀自己姐姐呢?

主要是姐姐不属于直系亲属,一般保险受益人都是配偶、子女、父母,极少有只留给姐妹。

就连尤凤芹也把保险受益人写成母亲,这才顺理成章。

如果,尤凤芹杀死姐姐骗保,就很容易被怀疑,只能放过姐姐。

去杀你自己,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图18)

尤凤芹这个蛇蝎毒妇,真的比竹叶青蛇还要毒。

但不可否认,这女人的智商还是挺高的,这个案件差一点就混过去了。

那么,为什么在完美计划最后一环的时候,尤凤芹会撞车呢?

也许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冤魂缠身吧。

本文参考 《一毒妇为骗保残杀保姆》成都商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胡华

胡华(1921~1987),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党史研究专家。原名胡家骅。参与成立了“全国中共党史研究会(后改称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任常务副会长。1987年12月胡华因病在上海逝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