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塘沽知青:村里来了擀毡匠

日期:2019-03-14 22:43: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99

村里来了擀毡匠

○魏德俊

一九六八年十月,塘沽一中老三届的部分同学来到内蒙插队,我们组被分到和林格尔县土城子公社四舖生产大队。后来,我在那里成了家。

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家,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我走之前,三哥在一九六六年就去了甘肃生产建设兵团,现在家中只剩下年过六旬的亲。

想着母亲先送走了三哥,又送走了我,她老人家一个人该是多么的孤独与无助,我的心中一阵阵地隐隐作痛。

由于父亲早逝,多年来一直由二哥供养全家。下乡之前,我本来想好了,到了那里一定要好好劳动,挣钱养活自己,有了钱给亲寄点儿,替二哥分担一下养家的压力。因为二哥早已结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日子也不宽裕。可是我身患关节炎,繁重的体力劳动使病痛日益加重,不得已我在当地结了婚。眼下,连自己的口粮都挣不来,更别提赡养亲和为家里有所分担了。

结婚后,我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分家时,公婆给我们分了一只羊,我又抓了一头小猪,孵了一窝儿小鸡喂养着,以补贴家用。

一九七三年,村里来了几位擀毡匠,家家户户都让他们擀毡子。我很好奇,去隔壁观看,原来是用羊毛擀成铺炕用的毡垫。这东西还真行,如果把它铺在炕席上,又暖和又舒服,该有多好!

与丈夫商量,咱家也擀一块,就擀个六六的。我家的炕是六尺宽,一丈二长。由于家里存的羊毛不多,只够擀个半截炕的,这就很不错了。村民们大多都是擀个半截炕的。

丈夫没说什么,公公却不愿意了,说这是浪费钱。而我坚决要擀,于是请来了擀毡匠。

我家的羊,每年下一只羔儿,有时下两只。下的羔儿有时养成宰着吃,有时卖掉。那年,已经是四只了。每年四五月份开始剪羊毛,如果往供销社里卖,每斤才三毛钱。已有三年没卖,羊毛倒积攒了些。

塘沽知青:村里来了擀毡匠(图1)

新出生的小羊羔儿,跪在羊妈妈身旁吃奶。

头一次见到擀毡,感觉这活儿很不容易。毡匠师傅说,要经过弹、铺、洗几个环节。

首先,毡匠师傅用牛皮弓弦把羊毛弹开弹软,按照预订好的尺寸铺毛,先铺一层头等毛,作毡面儿,再依次铺二等毛、三等毛。最后,用竹帘卷起并捆紧,用双脚来回滾动,浇上热水反复冲洗,羊毛变得洁白无瑕,并且充分粘合成毡。

经过几个小时的加工之后,把做好的毡子挂在椽子上晾干,非常白净,非常漂亮。

在屋里炕席上铺了这块大毡子,既舒适又美观。为此,我还特意买了块绿格子的人造革铺上,脏了擦一擦。这回我的土炕,也像是城里人家的床了。

随后,我打听到这些做皮毛生意的还会缝制皮袄,这让我想起了年迈的亲。

我没下乡时,妈妈为了省钱,每天中午做完饭,便把炉火熄灭。大冬天的晚上吃凉饭,顶多用暖瓶里的热水泡一泡。日子久了,我和妈妈都患上了胃病。妈妈常常冻得到邻居李婶家取暖。而我长到十八,没有自己的一床棉被,还和妈妈睡一个被窝儿。没有父亲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母亲一生没工作,艰难地带大了我们六个孩子。记得母亲穿的一条棉裤是大哥的工作服改的,已经穿了二十多年。不久前,二姐来信说,妈妈总闹冷。我真不知妈妈在那个冰冷的小屋里是怎么度过一个个严冬的?一想到这,就感到揪心地疼。

蓦然想起,我还存有两张羊皮,便萌生了给母亲做件皮袄的强烈愿望。

我找到皮匠,问这两张羊皮能否做个皮袄,皮匠说可以,但这不是羊羔儿皮,是半大羊的,毛稍微有点儿长。我想这不碍事,于是就交由皮匠去做。

皮匠问了母亲的身高和胖瘦,着手裁剪缝制。那羊皮经皮匠一整,还挺柔软,挺洁白。很快,皮祆的筒子缝制好了,但得需要吊个面儿。

这可难坏我了,我从来没做过这个活儿。干脆,去找叔伯二嫂,她可是个巧人,肯定会。抱着皮袄筒子去了二嫂家,二嫂说:“我试试吧!”

二嫂让我扯了七尺黑斜纹布,她开始给皮袄吊面儿。过了两天,二嫂终于把一件大襟的黑布面羊皮袄做成了。活儿做得非常精细,还订了七对疙瘩袢。

千恩万谢地谢过二嫂,赶紧把皮袄给母亲寄了过去。心想:“妈妈,这回您可不会再挨冻了!”

后来,二姐来信说,妈妈穿上了,还挺合身,挺暖和,再也不闹冷了。

过了几年,我回塘沽探亲,妈妈说:“这皮袄,我穿的时候少,盖的时候多。穿在身上,有点儿沉。”

我这才明白,妈妈岁数大了,没有了力气,这种半大羊的皮袄,怎么也不如羊羔儿皮的轻便。见妈妈不大喜欢穿,我征求了意见,把它拆改成一条皮褥子。天冷的时候,妈妈便铺上了它。

那年春节前,我特意给母亲絮了条新棉花的棉裤,做了床新的棉被。后来,我总想着再给母亲做一件羊羔儿皮的皮袄,但由于母亲年事已高,在兄姊各家轮流,母亲说她基本不出门儿,便也作罢。

再后来,我为二哥擀制了一块羊毛毡,寄回天津。

尽管如此,我还是因为自己在内蒙呆了这么多年,未能为母亲尽孝,也未能为这个家有所分担,而时常感到愧疚与遗憾。

塘沽知青:村里来了擀毡匠(图2)

八十三岁那年,母亲终于盼来了女儿从内蒙返城。

好在二十一年之后,我终于得以返城,与八十三岁的亲团圆,并且把她接到了我的身边赡养。

八十八岁那年,亲爱的母亲在我家安祥地终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皮袄

拼音:解释:1.兽皮做的上衣。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坑爹的王老
    秸秆不让进村怎么办呢
    2019-05-21 17:05 36
  • 我滴小香菜
    村里规定不让秸秆进村,这是在防什么吗
    2019-05-20 22:37 18
  • 幸福的人生g
    村里规定秸秆不准进村该怎么办?
    2019-05-15 12:13 14
  • 随风飘飘飘
    村里年轻人为啥回来了?
    2019-05-21 03:00 22
  • 红色的树林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豪宅比比皆是
    2019-05-15 02:13 33
  • 觉得自己有
    豪宅这么大,打扫下来得多长时间
    2019-05-18 09:51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