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

日期:2019-03-14 17:56: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14

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

大多是我的家乡蛟河的那些被飞渡着的烟云带走了的记忆。

大多是早已被人们淡忘了的经历。

大多还是鲜为人知的往事。

尽管过去很多很多年了,但迄今为止,大多还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题记。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每当我听到广播里或电视上播放的这首悠扬,动听,充满童年生活气息的且又饱含深情的歌曲时,记忆的思绪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将近六十年前的孩童时代。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1)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2)

那时候,爸爸经常出差不在家,我和,妹妹便总是偎依在母亲的身边,听她讲那过去的事情。至今回忆起来仍然是那么清晰,那么难忘。

那是1926年到1931年间,母亲的山东老家遭受了连年的水灾,常常是种的庄稼刚长出苗儿来就被洪水全部冲毁。当时正值派猖狂地围剿红军,党人,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所以,那时的中国劳苦大众都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苦受煎熬,到处逃荒流浪,挣扎在死亡线上。

连年的自然灾害迫使母亲一家和全村的百姓一样,背井离乡。年仅4岁的母亲跟着姥姥,姥爷到处逃荒流浪,求得生存。就在逃荒的路上,姥姥终因饥寒交迫,惨死他乡。无奈,大姨,二姨草率嫁人,姥爷也一病不起,含着泪将6岁的三姨和4岁的母亲交给了一闯关东的同乡,让他领着两个孩子到关外谋一生路。

那年头,闯关东,何其难!正值9.18前后,东北的大好河山:广阔的原野,茂密的森林,丰富的矿藏,都已沦落于侵略者的铁蹄之下,都被鬼子所垄断,哪还有中国老百姓的自由生存权利?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3)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4)

母亲和三姨在那位老乡与众人的帮助下,随着逃荒的人群,踏上了闯关东的。

一路上逃荒的人纷纷病倒饿死,沿途死去的人不计其数。后来母亲他们躲过人的搜查,悄悄地登上了人招骗劳工的货车。那时,关进货车的人就是丧失了人身自由。所谓货车即闷罐车,除了门,其它全是封闭的。上了那种货车,不知道被拉到哪儿去了。后来,母亲听到一节满载劳工的货车车厢被甩到一个车站的空线上,即不发车,也不开门放人,以致整车厢的中国人被关锁在车厢里,到最后竟全部冻饿而死!

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 当时,母亲讲到这里时,嘴唇都气得哆嗦着:拿咱们中国人根本不当人哪!就在那节车厢里有母亲的一位大全家人!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5)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1)-回忆母亲曾经讲过的事情(图6)

下了火车,母亲看到了车站是一大幢大房子,还有站台,其实那就是蛟河车站的前身,当时叫做蛟河驿”也有大东车站”一说。

站台上还有那些端着大枪的兵,列着队虎视眈眈地盯着下车的每一个人。当时母亲和三姨躲在大人们的身后,怯生生地瞅着那些兵。

后来,那一列车人被几个戴着礼帽,穿着黑衣服的人领着,浩浩荡荡地走了很长很长时间的路,最后来到了奶子山下的前窑,大人们都被分去了下煤窑。

眼前的那个被称作前窑的地方,有一条不算太长的大街,来来往往地穿梭着一些满脸煤灰的劳工,都是匆匆而过。

在大街的南侧,有几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人站在一座房子的大门口,向过往的人群抛着媚眼儿。

还有几座房子被进进出出的一些人挤满了门口儿,后来才知道那是几间大烟馆,那些人是去抽大烟的。

不料,正在看着周围一切的母亲和三姨被人发现了,便被带到了一个人的把头那里。从此她俩便开始了苦难的生活:白天打扫房屋,给人的太太倒脏水,哄孩子;晚上,人的太太打麻将,母亲就抱着她的孩子哄着。

一天,已到深夜,那个太太还在打麻将,母亲当时只有5岁,抱着孩子实在睏得不行了,一失手将孩子扔在了地上,这一下便遭到了一顿毒打。那个人回来之后,又将母亲毒打了一顿。就那样,母亲在那个人家苦苦熬了两年。

一次,母亲实在忍受不了太太的毒打折磨,便把平时积攒的一把洋火柴悄悄地刮下头儿,压成面儿准备吞掉,不料被那个人发现,毒打了一顿后,扔到了屋外的大街上,幸好被一个姓杜的老人发现,抱回了家。

后来,他又把我的三姨也要了回来,一并收为养女。那杜姓的老人就是我后来的姥爷—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还是个隐蔽的农会党员呢!

母亲讲起那些事情时,还让我们看了她胳膊上,后脊背上被人毒打留下的疤痕。

母亲悲惨的诉说,使我从那时起,就在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埋下了憎恨侵略者的种子。当时,手巧的用木板削了两把盒子枪,给了我一把。我拿着盒子枪往腰带上一别,再戴上我的海军帽,两手一叉,对母亲说:等我长大了当兵去!儿再敢来,我都把他们给突突了,给你报仇!

母亲一听,噗地一声笑了: 你们要永远记住党和的恩情,如果没有党和,我早就死在鬼子和的手里了。

是啊!没有党,没有,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从那时起,母亲的故事深深地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使我能够按照母亲希望的那样做人做事,处处听党和的话,由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直到成长为后来的人民教师,党员。

虽然母亲已辞世多年,但她老人家讲过的事情却永远激励着我拼搏,追求,进取!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歌声又回荡在我的耳畔。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唔西迪西的
    你还记得你曾经的小学名称吗?有哪些回忆可以分享?
    2019-05-17 21:42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