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看电影

日期:2019-03-14 11:36: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29

这是一代人的记忆。

题记。

看电影(图1)

小的时候,一直生活在清贫而孤寂的乡村。记忆里,除了一盏摇曳的煤油灯,开都河不舍昼夜的涛声,村头村尾偶尔响起的鸡鸣犬吠外,最多的是上学因家庭成分而不得不忍受的霸凌,还有晚上一次次去三大队大队部或上游公社看的场景。

那时候,有粗茶淡饭能够果腹,有补丁摞着补丁的衣服能够御寒,已经是很奢侈了,文化生活几乎是一片空白。能接触到的书籍,除了《选集》外,最多的就是红色的连环画小人书。而在漫漫的长夜里,偶尔能看一场露天的,则是一场精神的盛宴,文化的大餐,享受到一缕域外之风的吹拂 。

夏天,灰白的土路象瘦弱的蚯蚓,在青纱帐一样生长的庄稼地中间蜿蜒。浇地漫灌的渠水,肆虐横流,象随心所欲的流浪汉,常常无序地挤占路面。深夜里,看罢归来,往往就有人误将被水偷袭后反射了天光而泛白的小路当作了坦途,象第一个敢吃螃蠏的人一样,信心满满地一脚踏入,溅起了水声一片,也引起了幸灾乐祸的哗笑声一片。

冬天,四野荒寂,除了路边兀立的高高低低的白杨树外,就是一丛又一丛自生自灭的芨芨草,在徐徐的朔风中轻轻地摇晃着落尽了籽实的头颅。去看或看完回来的人们,常常会点燃干枯的芨芨草丛取暖,还会用芨芨杆扎起火把,疾疾地行走在凝霜的小路上。那火把微弱的亮光,驱散了漆黑的夜色,照亮了漫漫的前路,也温暖了一个个寻求温暖,渴望温暖的心。

那时候,时不时就会有哪里哪里有的谣传响起。于是就有人相约,近则三四公里,远则六七公里,早早地吃罢晚饭,成群结队地徒步而去,结果平时放映的地方空空荡荡,招得骂声一片。第二天,有人问起看的什么时,被问者就会嘿嘿一笑,眨着狡黠的眼晴,一半自嘲,一半戏谑地说 :小英雄白跑路问者云里雾里,不明就里,一头雾水。从来没有人去追踪溯源,一探谣传起自何处,空穴来风起自何处。

看电影(图2)

那时候,看的最多的,除了国产的经典的战争外,就属样板戏改拍的了。记得一次在看京剧《海港》时,突然一颗硕大的气球样的不明物,逆着苍茫的天山山影自西向东缓缓地滑过,炽亮的白光把夜幕笼罩的大地照得比白昼还要透亮,引得看的人们纷纷将脸扭向北面,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阵惊呼。那不明物缓缓地飘过锯齿般的天山山脊后,悄然无声地消失在了山的那边,大地复又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那既不是天外来客 — 流星,也不是神秘的飞碟。那是一个无解的疑问,时至今日,仍时时困惑扰攘着我。

那时候,在我看过的里,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撼动心灵的,拨动心弦的,泪眼婆娑的,当属南斯拉夫《桥》了。那在抵御外侮的纷飞的烽火硝烟里,结下的深厚的战友之情,生死之情,一次次轻叩着我年少的心扉,让我一次次悄悄地拭去眼角的泪水。纯真美好的情愫,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是没有民族之分,国家之分的。而那时,在 的背景下,氛围里,那正是国人最匮乏的,最稀缺的。那段时间,走在放学的路上,或田间地头,总能听到有人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唱着那首熟稔的歌,荡气回肠的歌 —《啊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