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

日期:2020-07-11 18:19: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70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1)

那是一片辽阔的海。

夕阳西下,海水被染成了一片桔红色,海风吹来,那片色彩绚丽的桔红腾起了一道道涌动的波浪。犹如燃烧的焰火,后浪推动着前浪,把那片色彩推向远方。西边天际也像受到了浪涛的感染,把那片晚霞展露出多姿多彩的奇幻景观,和涌动的波涛遥遥相对,使天空和海面呈现出令人神往的迷人色彩。

几只海鸥在高空盘旋。它们时而俯冲到海面,捕食跃出水面的鱼儿,时而振翅射向高空,盘旋在五彩缤纷的远天,把优美的侧影投向海面。

明远和玉儿并排站在一个小岛的半坡上,迷恋地望着变幻莫测的远天和波涛汹涌的海面,被眼前一片绚丽景色迷住了。他约玉儿和她相伴着来到这里,是专程来看海和海水涨潮的。他和玉儿对海都有一种神奇的向往。他俩眼睛一眨不眨,专注地盯视着被夕阳染成一片桔红色的海水和行驰在海面上的帆船,内心无比激动。他们像一对结伴的情侣,长时间的并排站着,尽情地欣赏着海水涌动的波浪,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吸引,陶醉在思绪纷飞的幻想中。一时,忘了时间悄悄流逝,忘了航船已驰离了小岛,忘了回家的时间。

玉儿的脸被涂上了一丝轻淡的潮红,就像被夕阳和海水化了一次淡妆。她那黑宝石般的眼睛放射出一股好奇的明光,长久地盯着远天和海面,欣赏着万顷碧波变幻出的神秘莫测的奇妙幻景,脸上浮出一股发自内心的欢笑。

海面上涌动的波涛暗了下来,那种桔红褪去了最后一抹靓丽的色彩,暗淡下来,变成了一片灰黑的波涛。明远和玉儿猛然从沉醉中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该回家了。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2)

这时,天已逐渐的暗了下来,远处传来了浪涛拍击海岸的声音。哗、哗撞击着海岸,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清脆有力。玉儿像受到了惊吓,不由自主地将身子紧紧靠在明远宽厚的肩膀上,眼中露出惊惧和恐慌。

明远伸出右手揽住玉儿的腰,让她尽量离自己更近一点。像似在给她壮胆,又像似对她充满了怜惜和关怀。

玉儿深情地望了明远一眼,又望着逐渐暗下来的海面,有点担心地说: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夜色中,他俩举目远望,海面上没有一只帆船,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远海变成了一片黑色,和暗淡的天色合为一体,像要把人和生物挤压在窄小的空间吞噬掉。那黑色的海面像有一股令人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使他俩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海面倾斜。

明远和玉儿不时后退着,随着大潮的起落和恐怖的啸声,逐渐踏上了小岛的顶部。那座小岛不大,但却很高,在黑喑来临,浪涛逼近时,这里是唯一的避难所了。海水涌起的波涛,只能扑上半山腰,顺着山势,那些浪涛又哗的退了下去,把万千闪烁的浪花又送回到大海深处。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3)

明远和玉儿退到山顶一块较平整的地方,那颗狂跳的心才平静下来。此时,玉儿猛然觉得离明远太近了,近的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她发现自己几乎把身子靠在了明远的身上,不由地把身子往后挪了挪。

明远像察觉到了什么,像保护神似地把她搂的更紧了。他的心湧动着一丝惊喜和躁动,还有一种渴盼已久的满足。他柔声说:別动,怕什么?

玉儿顺从地安静下来,不动了。她听到自己的心慌乱地怦、怦狂跳着,她也听到了明远有点急促的喘气声。她真想挣脱他搂她的手,离他稍远一点,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她毕竟和他相处还不到十个小时,对他各方面还不够了解。可她的腿像似不听她使唤似的,只是木然地站着没动。

天色更暗了,面对面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远天和海已成了一片模糊的黑色,不着边际。浪涛似乎更加猛烈了,从远处传来的啸叫声和海水涨潮的咆哮。这样的夜色已不可能有船驰向这里了。他们猛然意识到:自己被困在这座小山似的岛上,已无法脱身了。

俩人摸黑向山顶寻去,试图找到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容身场所。他俩围着山包转了一圈,最后,在山的顶端,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好去处,他俩不由的狂喜地奔向前去。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4)

山顶有个不大的平面,长着几棵不知什么品种的树,树身不太粗壮,枝叶却很茂盛。那几棵树枝桠相连相接着,形成了一块天然的绿色屏障,遮住了头顶的天和忽隐忽现的星光。

星星在深邃的天宇闪烁,夜色稍微明亮了一点。借着微弱的星光,明远和玉儿终于看清了:原来这个场所是人工修建的。树下是一块平地,被种植了一片小草,绒绒的小草不用看就能感觉到它的那种柔软和葱绿。这里可供游人小憩,也可供无法返回的游人暂住,只是没有食物和水。这真是一个理想的避难所,也是一个情侣相会的乐园。

明远几乎要跳起来。这个场所真是老天所赐,再理想不过了。他兴奋地叫了起来:啊,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老天所赐啊!

他一下子扑倒在绿草丛中。

玉儿默默地站在树下,望着漆黑的夜色和远天微弱的星光,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今晚,要在这里过夜吗?和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在这渺无人烟的小岛上,渡过夜晚漫长的时光吗?

明远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他坐了起来,温柔地叫着:玉儿,过来坐一会儿。站了半天了,休息一下吧。

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这么一个小岛,只有他们俩个人,她只有依靠他来保护了。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5)

明远也是第一次约玉儿和他见面,并约她一块儿出去看海的。

玉儿从小就喜欢水,特別喜欢波涛汹涌的大海。可是,她家离海太远,她只能从或电视剧里看到那片涌动着浪花,蔚为壮观的碧蓝的大海。一次,她和明远上网聊天,文字中透露出自己特别喜欢水、喜欢海。明远是个细心人,他记住了她无意中说出的那句话,便在一个假期,约她见面,一起来这儿看海。

最初,她和他的相识是在网上。她浏览朋友的空间,发现了他的网名,点开一看,不由的被他所写的文章所深深吸引和打动。她不想错过这么一位和自己有共同爱好,志趣相投的人,便主动添加他。他没有拒绝,欣然接受了她,他们便开始在网上聊天。他们聊了一段时间,彼此发现了那种共有的默契,便越聊越投入,到后来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她俩聊天的范围很广,从文学、生活、人生到彼此的家庭和爱好,几乎无话不谈。但,谈的最多的还是文学,因为她非常喜欢看文章,偶尔也写一点不成熟的诗和豆腐块小文章发到朋友圈。他呢,已是小有名气的业余了。他时常写一些散文、诗歌之类的文字发到网上,同时也发给她,俩人便有了很多的共同点和话题。时常是各抒己见,阐述自己的观点,进行文字交流,有时也发生争辩。但终久,她却被他的文字所,不得不甘心情愿地败下阵来,虚心地向他讨教。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6)

玉儿有一个独立的私密空间,那是她的精神宝库。空间的文字隐藏着她的秘密、她的聊天记录和对明远的向往。她用心保护着它,不让任何人看,特別是自己的男人,她更不让他接触到她的手机。她的手机除了充电,从不离开她的手和衣服口袋。她怕无意中暴露了聊天记录和隐藏很深的秘密,让老公察觉了自己和网友的私情。如果老公敢于偷看它,她定会跟他翻脸,大闹一场。老公知道她把手机看的比命还重要,虽怀疑那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他了解她的个性和脾气,从不去动她的手机。他有自己的看法,虽对妻子的行为不满,也怀疑她在网恋,但他知道:这种现像是无法管,也是管不住的。况且,你管住了她的人,却管不住她的心,谁能知道她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呢?退一步说,该狼的狗叼不去,由她去吧,免得说多了和她淘气。再说,她心里是咋样想的谁也不知道,和她说她也不承认,何必自找烦恼呢?很多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很被动,对老公不公,对不起老公。两口子在一个屋里,她捧着个手机,旁若无人的和网友聊天,真难想像老公对此现像会做何感想?

但她跟本不去管他,依然我行我素,把一切闲余时间都用在了和明远聊天上,在那个家和好多公共场合,犹如自己在无人之境,无视自己的男人和大众的存在。

很快,她便和明远网恋了,第一个能走进她内心深处的男人就是最能跟她聊的来的明远。她和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快便坠入爱河。

不过,她倒是能把持自己,虽然她很喜欢明远,在里给他发些暧昧的话,却一直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从不和他见面,不给他机会,不让他越雷池一步。可是,她虽然肉体没有出轨,但,精神却出轨了。而且,这种出轨都是在无形中产生的。首先,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丈夫在她眼中的地位降低了,她咋样比较都感到老公在各个方面赶不上明远。她越看他越不顺眼,无怨无故地嫌弃他,看见他就烦,为一丁点小事和他发生争吵,到后来,她竟拒绝和丈夫。她也搞不懂自己怎么会产生如此强烈的逆反心理,竟在不知不觉中把夫妻的感情毁于一旦。她也试图尝试着对老公好一点,让她们回到从前。可她无法战胜自己的那颗叛逆的心,无法改变对丈夫的认识和冷漠,她的心里全是明远。

明远似乎比玉儿更专注、更投入,他一有空闲就给她打电话、发信息,有时一天打几个电话。他开口就是亲爱的”宝贝”嘴甜的就像抹了蜂蜜,把她的心都喊化了、喊酥了,使她整天沉浸在明远为她送来的蜜罐里,眼里早已没有整天为她弯着老腰挣钱,没空喊她亲爱的”宝贝”的老公了。她无法想像,如果老公像明远一样,整天把时间化费在别的女人身上,对别的女嗳昧的甜言蜜语,谁来养家呢?她心中的感受又是如何呢?自己能不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老公的精神出轨和对她的背叛呢?她觉得自己是无法做到的。那么,面对自己的背叛,老公又做何感想呢?老公就不产生想法,对她的所做所为视若无睹呢?除非他是榆木脑袋。可是,她明知道这个理,在感情上却一直转不过弯来。在明远和老公之间,老公在她的心中失去了重量,失去了原有的那份情爱。

此后,她跟老公的性格越发的合不来。她觉得和他在一起过日子是对自己身心和肉体的无情摧残,使她所不能忍受的。在她的心中,只有明远才是她心目中最优秀、最完美的男人。她甘愿为他做一切,甘愿为他付出。于是,在他们聊天已达到白热化,相互都渴盼见到对方时,明远向她发出了邀请,邀她一起出游看海。她竟没有想过该不该去,没有想过在她离开家之后,那个家该咋办?没有想过这一步迈出去将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她也不曾想过由明远带着,不知自己究竟要去哪里,要干什么?便千里迢迢去海岛赴约。也许,短时间内,她把自己的命运就交给明远来主宰了。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7)

夜色被笼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一切都显的神秘莫测,如在梦中。明远终于如愿以偿地和玉儿见了面,并在这个岛上一起渡过了几个小时的美好时光。他俩的相遇充满了浪漫和神秘,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嚣,远离人群吵闹,只有浪涛声的小岛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曾无数次地设想过他和她的见面,公园、饭馆、咖啡馆或者宾馆,可他从不曾设想过会在海边的小岛和她见面,这让他感到惊奇和刺击。玉儿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出色,在他的想象中,玉儿性格温和、聪明贤惠、知书达理。见面使他猛然吃了一惊:玉儿天生丽质,皮肤白细透明,一双大眼像黑宝石一般闪烁着一股迷人的光彩,瓜子脸、棱鼻、小嘴,配上脸部呈现的多姿多彩的表情,简直美极了。他第一眼看到她便不由的怦然心动,被她的美所倾倒,心中激起了一股无法扼制的爱的冲动。他真庆幸自己交了好运,让他交往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网友,又遇到了梦寐以求的美人。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8)

岛上只有他和她。

夜晚沉静下来,似乎只有他俩的气息在活跃,心脏在加速博动。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他和她似乎已听不到海浪的喧啸声。

黑暗无情地笼罩下来,撒开它那无形的巨网,把小岛罩在一片迷朦的中。玉儿感到四周充满了危机,像潜伏了无数的怪兽,心里不由的一阵恐慌,把身子紧紧靠在明远身上。

夜色中,明远透过微明的星光望着玉儿,眼中闪出一股柔和的光。那光波闪烁着,像一团燃烧的火,直射进玉儿那黑宝石般的眼睛。他和她都感受到双方眼中放射出的那团火,彼此感到了对方的呼吸在加剧,心跳在加快,血液飞速涌动着直冲头顶。在夜色下,他俩深情地互相对望着,似乎想透过夜色,望到对方的脸和眼睛,望到从眼波中流露出的那股焦渴的爱的渴盼,那种一触即发的冲动与激情。他俩的眼光闪出了一团火,熊熊燃烧起来,烧毁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俩竟不可抑制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明远搂着玉儿,把脸凑上去,深情地吻了玉儿。

玉儿用双臂搂着明远的颈脖,用唇吸住明远的唇,深情地吮吸着,似乎要把对明远的爱恋吸进心里,变成血液,让它永远存活流淌在那里。玉儿感到脑中一片空白,一片痴迷,她微微闭上眼睛,把舌尖送入明远的口中,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发出欢快舒畅的呻呤…明远的舌尖急迫准确地捕捉到了她柔顺的舌尖,两个舌尖像两条游动的水蛇,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伸缩起伏着,游走在温润潮湿的海底世界,探寻着未知世界的秘密,把奔涌的激情尽情地释放出去。它们紧紧地游走在对方的世界,相吸在一起,探寻着深埋在心底的秘密,把对方拉入自己的心脏,长久的不分离。

明远感到浑身一阵燥热,呼吸更加急促起来。他快速脱了外衣、小褂,扔在草地上,而后,抱起玉儿平放在他的衣服上,抖动着双手去解玉儿的钮扣。

玉儿猛然从痴迷中清醒过来,两手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前胸。她看到明远痴狂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把扑上来的明远一把推了出去,颤抖着说:不,不可以。

明远呆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说:玉儿,我爱你。你就成全了我吧。

玉儿惊惧地望着明远,加重语气说:不,我们不可以这样。

明远急迫地说:宝贝,今晚是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在一起,是上天赐给我们的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让天上的星星和咆哮的浪涛为我们做证,来见证我们的爱情吧!今晚,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他猛地扑在玉儿身上,抱着玉儿狂吻起来。

明远像一只失控的猛兽,他把雨点般的吻痕印在玉儿的嘴唇,脸、脖和眼睛上,两手撕扯着玉儿的衣裤。怦怦两声,把玉儿裤子的拉链扯开了。他两手撕扯着往下脱着玉儿的长裤和内裤,还没完全脱下,他便呼呼喘着粗气,急迫地爬到了玉儿身上。

玉儿一动不动,仰望着深远的星空,无助地任由明远摆布,不知为何,竟有两汪泪水流了出来。

明远感觉到了玉儿的异常和不配合,不由地从玉儿身上滚了下来。他用头撞击着草地,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嘶哑着嗓音喊:玉儿,你咋了?你咋会这样?

玉儿感到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还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而且,发展的节奏也太出乎她的预料,没有激情和浪漫,倒象是明远见她仅仅是为了性,使她从心理上无所适从,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和反感。她似乎看到了另一个明远,和她想象中的那个完美的男人完全不一样。她心目中的明远温和、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完全不会强求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更不会强人所难。玉儿拖着哭声说:明远,对不起!我们不能这样。你有家,有老婆,我有老公,我们不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

明远渐渐平静下来,无力地缓缓地说:可是,我们的思想和意识,以及精神已经背叛了他们。我迟早要和老婆离婚的,我要娶你。我要永久地和你生活在一起。

玉儿平静地说:离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关系到两个家庭,还有儿女。就是我们两个人都离了婚,我们结合在了一起,面对双方的儿女,我们能不能真正地过幸福呢?如果你老婆和我老公不和我们离婚呢?双方的儿女不接受这种婚姻呢?我觉得你现在的这种想法太不现实了。

明远坚定地说: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家庭、老婆、孩子、工作,我都不要,我只要你。玉儿,你就给我一次吧,求你了!

玉儿感到了一丝不快和失望。她没有想到明远会说出这样的话。明远的话让她产生了疑惑,她不知道明远这样说是不是处于真心?即是他是真心,也是她感到吃惊。一个男人,为一个初次见面的网友可以放弃一切,他的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呢?是为了爱我、得到我吗?一个能抛弃工作、家庭、老婆、孩子的人,会不会抛弃她呢?明远的话让她感到震惊。她想重新认识明远,更加深入地了解他。如果贸然接受他,他老婆的今天会不会成为她的明天呢?玉儿冷静地说:不行,你别怪我。都是我不好,让你失望了。想想吧,我们都几十岁的人了,别在异想天开了,应面对现实,不能做那些脱离现实的事。

明远说:那么,你就做我的情人,我们互相不双方的家庭,一直保持这种情人关系,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玉儿坚定地说:也不行,我只能做你的红颜知己,做你的妹妹。別的我不想做。

明远说:可是,你分明是爱我的呀!

玉儿说:我是爱你。可我不能和你这样做,不能对不起你老婆和我老公。

明远沉默了。他默默地站起身,望着夜色下一片漆黑的海,点燃了一支烟。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9)

怎么会这样呢?

明远想起了昨天玉儿发给他的一首诗,是玉儿写给他的。他一直被那首诗感动着,他觉得玉儿在那首诗里表达了自己的心声,表达了对他深深的爱。他能清晰地记住诗的内容,并一字不差地把诗背下来。由此,也引发了他想见玉儿的迫切心情,他想像着和玉儿见面可能发生的事,和她的缠绵和意外得到的爱的收获。他曾设计出许多浪漫的场景:玉儿会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的全部献给他,他会从心灵到肉体完全占有玉儿。他觉得他和玉儿的一切已经达到了水到渠成的那种境界,便迫不及待地向玉儿发出了一块去看海的邀请。

明远时常给玉儿发一些自己写的抒情散文和诗。作品写好后,他会在第一时间发给玉儿,以供她欣赏,才发到朋友圈。他的散文和诗多以言情为主,较为含蓄,但在朦朦胧胧中却表达了对玉儿的向往和爱。他把自己的观点和心意隐藏的很深,时常借物言志、借景言情,表露的不是很直白,使玉儿能够感受到一点点诗中的含意,而又无法准确地领会和揣摸出他诗中表达的那份情、那种爱是否是针对她有感而发?她无法准确地得出答案,更无法摸透他文字中真正表达的含义。直到他写的那首《春》玉儿似乎才扑捉到了一点他对她的那种真情。不用猜测,她一眼便看明白了。明远的《春》是写给她的,文字中流露的是对她的向往和依恋,表达了明远的真情和心声。

春看上去是写景的,但玉儿看后知道:那首诗是明远写给她的。也许,是一种自我感觉吧。她把春珍贵地收藏了起来,并让它一直流淌在她的心间。

一一春一一

它循四季轮回去追一幽清梦

伴着春的旋律把朦胧的向往化为彩虹

色彩在它随意涂抹和点缀中变得斑澜

孕育着一份悠长深远的遐想和憧憬

枝梢,缀满了欲仙的萌动

静默地等待着一场细雨和暖风

大地,终于挣脱了沉睡久远的冬眠

那势头就像枯树又逢新春

鸟儿穿透树梢,低空掠过,振翅远行

翱翔在蓝天彩云编织的梦幻中

哨声悠悠,荡荡,在碧空回旋

惊醒了城镇和乡村悠长深远的晨梦

一缕无尽的情丝随风荡漾

去追寻远方相知相惜的知音

在心火璀璨,春风吹又生的多情季节

让遥遥相望的情种悄然播撒在炽热的泥土中

很快,玉儿便回应了他一首诗。

一一我心飞翔一一

我好想好想

去那座梦中时常出现的城市

圆那个离奇的梦境

让美妙的希望成真

我好想好想

拉着你的手在美丽的夜景下漫游

让风儿轻轻拂过

百花绽放在梢头

我好想好想

偎依在你的怀里

任凭相思的泪水长流

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忘记所有

风儿吹的更强劲了

吹散了我的秀发

我倚窗读着你写的诗句

想着两个人的文字奇迹般相遇

一个缘字布满了滚滚红尘

感动了天桥相会的牛郎和织女

我读着一篇篇精美的诗句

如浴春风,撞击心灵,令我沉醉

那些文字犹如阳光

照亮了我生命的里程

我会把它视若珍宝

永远珍藏在自己心里

他读到玉儿的诗,顿时感到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他觉得:玉儿把对他的情和爱都尽情地表达在她所书写的诗里了。他从字里行间读懂了玉儿,读懂了她的心。他顿时觉得:玉儿才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人。她是他的知己,他的最爱,他心中的唯一。他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穿越万重山,千条河,飞到玉儿身边,把自己全部的爱献给自己心爱的人。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10)

玉儿也感到很震惊。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断然拒绝了明远呢?她曾在心中设计和幻想过许多和明远见面的场景。当然,她也想到了明远会情不自禁地拥抱、亲吻自己,甚至会提出和她。她曾痴情地想:如果自己所爱的人无论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不会拒绝他,她都会接受他、满足他。可是,现在事情真正到了这一步,自己怎么却打了退堂鼓呢?而且,那么绝情,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这让他如何承受得了啊!

明远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人。她喜欢他,甚至热切地依恋、爱着他。她的脑子里时时都涌现着明远的笑容(她在上见过他的头像)有几次,明远曾悄悄地走进了她的梦里。说来也怪,她和明远从未见过面,而且远隔千山万水,明远何以会走进她的梦中呢?而那些梦竟非常清晰,就像发生的真人真事一样,使她记住了梦中的每个情节、细节和谈话内容,并在很长的时间内重温梦中的情景,使她回味无穷。一想起那些梦,想起两人在梦中意外的相遇,她就管不住自己的心。她恨不得让心插上翅膀,飞到他的身旁。

明远给她带来了无限的乐趣。一想到他,她便不由的心花怒放,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她幻想着他在干啥?他也在想她吗?他和自己一样,也在时时等着、盼着对方的电话或信息能如期而至吗?他真让她想的心好疼好疼!

在她的心中,明远是属于她的,这一点,她有一种自信,而且,从未产生过怀疑。她从明远给她发的信息便能感到:那个远方的男人迟早都会属于自己。

可现在,这个男人就在身边,垂手可得,她却从内心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抵触情绪,断然拒绝了他的爱,把他一下子拒之千里之外。这有点太突然、太不可思意了,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

只有涌动的海浪和震耳欲聋的涛声,小说(图11)

明远冷静了下来。

他感到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不该动那个念头,更不该强行占有她。他喜欢她爱她都是为了让她更幸福,如何会做让她伤心流泪的事呢?他真恨自己一时冲动,把玉儿的心伤了。他本来觉得他和玉儿的感情发展到现在,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他会从心理上和肉体上完全得到玉儿,让她自然而然地倒在他的怀抱,完成他梦寐以求的欲望和心愿。谁曾想玉儿竟然拒绝了他,使他的自尊受到了重创,他不由地产生了一股怨气,顿时觉得是玉儿欺骗了他,玩弄了他的感情,把他对她的好当成了儿戏。他当时有点愤怒,想好好的惩罚一下她,或者,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强行占有她,她。待平静下来仔细一想,便觉得自己特别荒唐。他和玉儿虽聊了很长的时间,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他不应该在这种场合产生占有她的欲望,更不应该对她施暴。她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他应该尊重她,他不应该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强行改变她。他想:难道男女之间非要进行肉体的交易和亲热吗?不那样做就无法达到相爱和完美、的境界吗?他冷静下来细细一想:其实,根本不是那样的。相恋的两个人只有给对方一种心灵的愉悦,才能达到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而那种肉体的占有只是一时的,如果双方在激情过后,失去了那种新鲜感,还会一如即往地再爱下去吗?是不是又得重新演袭夫妻的老路,再渡去寻求新的刺击,让精神和肉体再次出轨呢!

他默默地走回来,坐在玉儿身边,搂着玉儿的肩膀,歉意地说:玉儿,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冲动。

玉儿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地点点头,继尔,又摇摇头说:明远哥,我不怪你。

明远想更紧地搂住玉儿,往里收手的时候却改变了主意,变成了轻轻的抚摸。他柔声说:玉儿,我真幸福!

玉儿在夜色中望着他,感觉到了他眼中热辣辣的光。她甜甜的轻声说:我也是。

一时,他们俩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用心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温暖,感受着带给对方的与满足。

起风了。夜风带着海的咸味扑面而来。星星逐渐多了起来,在远天闪烁跳跃,夜空显出了一丝微明。涛声很响亮的咆哮着,把那种张扬和狂放传出了很远,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许久,玉儿轻轻地说:不知这个小岛叫什么名字?

明远接口说:是啊,还真不知道这个小岛叫什么呢!

玉儿说:你那么有学问,就给小岛起个名吧。

明远说:对,我们给它起个名。但,起个什么名呢?

一时,他俩都认真的思索起来,想了很久,想到了几个名字。经过一番探讨,感到不合适,又都一一否决了。后来,明远想到了一个,高兴地说:我看,就把这里叫情人岛吧。咋样?

玉儿问:为啥叫情人岛呢?

明远缓缓地说:我想永远记住我们的相会,记住这里发生的一切,记住这个小岛,让这个情人岛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里。

玉儿说:行,就叫情人岛吧。挺好的。

他俩望着深远的夜空,似乎想穿透黑暗,看到更远的星星。

这时,月亮出来了。它把一丝青辉洒向天空,洒向小岛,洒向波涛汹涌的海。玉儿的脸在月色下显得更加秀美、楚楚动人,明远望着她,被她的美丽惊呆了。

他情不自禁地往玉儿身边靠了靠,心里翻涌起万千朵浪花。

海浪撞击着海岸,涛声更响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玉儿

玉儿,在古汉语中常常泛指美人,因此也常用此作为女性名字,后又指《轩辕剑》游戏系列中《天之痕》故事中的女主角。

自己

自己的释义是自身、本身,出自于《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初,弘景母梦青龙无尾,自己升天。”唐蒋贻恭《咏虾蟆》:“坐卧兼行总一般,向人努眼太无端,欲知自己形骸小,试就蹄涔照影看。”明李贽《杂说》:“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或者属于某人自身的或某物本身的。此外还有何炅个人第三张大碟《自己》,发行于2006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