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小说,春林的家乡很多年不下雪了

日期:2020-05-22 22:44:1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44

小说,春林的家乡很多年不下雪了(图1)

小说这片芦苇荡今年不下雪

春林的家乡很多年不下雪了。

要是春红还活着的话,今年应该二十九岁了。

那一年也是像这个冬天一般,灰暗的天空压的很低,从它深邃的胸怀里纷纷扬扬的飘着白雪,起先稀稀疏疏的,落地即化,后来地上全湿透了,随着风紧后,雪也开始下的大了,渐渐地渐渐地地上开始白了。才一会儿的功夫,满地白茫茫一片,河水也结束了它的平静,变得有些欢腾,远近屋顶的瓦片上也薄薄的落了一层白雪;村后的一大片芦苇荡在此时将平时的喧闹尽收怀里,只轻轻的发出一层层摩挲声响,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仿佛一切都睡着了,只有那无声无息的雪花一如既往的飘落着,静静地,轻轻地…

要是在晴好的天气,村后的芦苇荡是一片天堂,是一片乐园,那里是孩子的天堂,是一切知名的不知名的天上飞的生灵的乐园。特别是在深秋的这个时候,整个芦苇荡成为黄与白交相挥映的世界,眼及所处,一切的枯黄并不让人联想到一丝凄凉和凋零,相反的会令你感受到大自然的伟大与神奇。一阵风吹起,准会惊起几处野鸭飞起。荡里河道纵横交替,九拐十八弯,深浅不一,且大小错落,大河道可宽至数十丈,小河道则细如小沟渠一般。对于外人来说,进入荡里是不易走出的,这个芦苇荡就如八卦阵如迷宫一般。

大批成群的野鸡野鸭常年驻扎在荡里,年复一年,且越衍越多。这样就给村民们带来一些额外的收入,拣野鸭蛋卖钱贴补家用。为此村里有一个鳏夫陈金子专门在家设立一个收购野鸭蛋的收购点,前几年荡里的野鸭蛋很多,后来拣的人多了,于是荡里的蛋也就少了,以致于后来有一部分精明的野鸭知道人们的贪婪,都拖家带口的迁徙到别处的荒荡里去了。蛋少了,于是收购价也随之上浮了。这样一来,去陈金子那卖蛋的少了,这可急坏了陈老头。

村后的土地庙门口,两个人影在闪烁着,远看去不像是躲雪,因为低矮的土地庙不足以躲藏两个人,他们在交谈着什么。一个人影准备往村子的方向走,没走两步被后面的人叫住了,于是又折了回去。

“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雪实在是太大了。”小男孩有些为难的打着颤说道。看样子他冷得很,身上只穿了两件大大的单薄的外套,不可怀疑跟旁边稍大点男孩的身材合衬。

这是一对兄弟。

个头高一点的男孩是,林,约莫十七八岁光景,一脸凝重地盯着北边的芦苇荡,说:“再等一下吧!说不定雪会下小的。”

站在旁边的小男孩是弟弟,红,个头足足矮了半头,头上戴着一顶破了洞的红色线帽,两个脸蛋被寒风与雪花冻的通红通红,嘴里不停地哈着白气。

“妈妈还一个人在家了。”弟弟说道,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焦虑。

“我前天发现荡子里有一处新地方,很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我敢断定现在去,肯定有一窝野鸭蛋。”用坚定的口吻说道,眼里闪着亮光,像是怀里已经捧着那一堆鸭蛋一般。

“这么大的雪,进荡子,会迷路的,况且荡子里有些河道很深,路上有雪,滑,万一滑下去,怎么办?我怕。”弟弟看着面前白茫茫一片的芦苇荡,心里产生了一丝胆怯,他并不是不想多拣几个鸭蛋卖钱,好帮妈妈抓药,只是,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而妈妈只有一个人在家他怕妈妈一个人在家害怕和担心。

“我还是想去试一下,药已经断了三天了,再不吃药,她的咳嗽会更利害的,”说这话时,并没有看弟弟,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片白茫茫的芦苇荡,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我也觉得妈妈这两天咳的很利害,而且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发现床头边的地上痰里还有血块呢!”弟弟说这话时,眼睛死死的盯着,并且表情里流露出一丝无奈与悲哀。

“春红,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时用责怪地口吻说道。将目光移到弟弟的身上,并接着用忧郁的语调说道:“我怕妈妈这样下去,会挺不住。我怕…”

“不会的,妈妈不会有事的,光平大叔说妈妈不会有事的,只要吃点好药,病就会慢慢的好起来。”弟弟听到说这话时,显得紧张起来,忙抢白道。

开始变得沉默不语了,他不忍心将病告诉弟弟,他还小,他怕弟弟不能接受这不该来临而必将来临的一切。自从爸爸去世的第二年,妈妈就染上了这个病,从那之后就发誓要好好照顾妈妈和弟弟,不能让他们有事,更不能让这个家再少一个人。从那时起就默默地感知到自己肩上的,自己是一个男人,将不再是一个小孩。

过了一会儿,雪并没有丝毫小的趋势,并且下的更大了一些。又重新振作了一下,转过身来对弟弟说:“春红,要不然你先回去照顾妈妈,我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

“要去,我跟你一起去。”弟弟见已经下了决心,于是用坚定的口吻说道“我也去,多拣几个鸭蛋,就可以给妈妈买人参,光平大叔说病吃人参就会好的快点。我们一起去吧!”

“那好。我们一起去吧!”说道。这时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心里想,弟弟现在长大了,开始懂事了。

风刮得紧了一些,雪下得更大了,鹅毛般的大雪被风刮得在空中打着旋,眼前的荡子也显得那么遥远。兄弟俩冒着大雪向前走着,风雪将他们的身影吹得有些变形,一高一矮的身影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着。

在进入荡子前,弟弟的脸上被锋利的芦苇叶划了二道血印子,可是弟弟并未感到一丝痛疼,他只是低着头在脚下巡视着,极力找寻着属于他们救命稻草般的鸭蛋。只是一味的在前面走着,他只想找到那一处能出现十几只鸭蛋的鸭窝,其他的一切在此时他觉得都不重要了。不一会儿,他们兄弟俩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一条路在兄弟俩心里已经烙下了印,平时闭着眼也能穿行如栌,而在此时,却行走的异常艰难。默默地往前走着,不顾交错杂乱的叶子刮碰在自己的脸上,他想尽快早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窝鸭蛋,好回去看见妈妈满脸的笑意,一下子弟弟被他丢在身后很远了。极力搜寻着上次来的那条路。功夫不负有心人,跨过了那一道窄窄的河渠,终于发现了那一处鸭窝,大雪下那个鸭窝里团着一丛灰褐色的东西,喝!原来是那只大野鸭,心中一阵窃喜,这下发了,要是能抓住那只野鸭,弟弟和妈妈不知要多高兴了,于是就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由于雪太大,那只野鸭放松了警戒,并未察觉到危险在一步一步地逼近它。只见一个箭步扑了过去,一把紧紧的抓住了那只野鸭,只见那只野鸭还想挣扎着飞走,却已经被紧紧的抓了手中,当抓起那只野鸭时,只见那个鸭窝里静静的卧着十几只雪白鸭蛋,这下乐疯了,不说找到这么多的鸭蛋,还意外的抓到了这么大一只肥野鸭。

不紧不慢地拔了一根枯草,在野鸭的两只腿上死死的打了个死结,不慌不忙地脱下外套,一只一只拣起鸭蛋,拾掇好野鸭和鸭蛋后,这时才想到了弟弟,连忙喊道:“春红,春红…”可是除了漫天的大雪和吼吼的北风回应他,其他的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回应。这下开始慌了。于是加紧步伐往回走。

“春红,春红…”一路走着,春林一路喊着,但是他却丝毫听不到弟弟的回应。这时春林的心里感到一丝恐惧,一路跌撞地奔跑着。忽然间,他发现前面的草丛边散落了三两只雪白的野鸭蛋,旁边的河道里荡着一层散开的枯草,河面上还不时的翻腾着气泡,气泡中飘浮着弟弟那顶红色的线帽,河边的枯草也被拉断了一大截,这一切给春林带来了一种不祥的预兆。

“春红,春红…”

这下春林彻底傻了眼,心里像似被一种莫名的东西堵着,难以呼吸,这一刻他欲哭无泪,一下子跌坐在河边,连同着那十几只鸭蛋全都散落在地上,有两三只鸭蛋顺势滑入到河里,还有几只被他压在了腿下,一片,旁边的野鸭子并不理会着春林此刻痛苦的心情,只是一味地扑腾翅膀,做出一副随时逃生的努力。

天完全黑了下来,雪也下的更大了,春林只是呆呆地坐在河边,一动不动,像一尊雕像,任凭风吹雪打,将自己变成一个雪人。他哪也不想去,他要等春红回来,他要陪着弟弟一起回家。

“春红,春红…”春林一声长叹,凄怆的声音在空寂的芦苇荡的天空中长相嘶鸣。

远处的村庄已经依稀亮着几处灯光,可是春林的心里却感受不到一丝的暖意。

小说,春林的家乡很多年不下雪了(图2)

小说,春林的家乡很多年不下雪了(图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弟弟

1.[youngerbrother]2.弟弟,同父母(或只同父或母)而年小于自己的男子。3.同辈而年纪比自己小的男子。详细解释1.同父母、同父或同母而年纪比自己小的男子。杨沫《青春之歌》第二部第十九章:“我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2.称同族同辈而年纪比自己小的男子。如:叔伯弟弟,堂弟;远房弟弟。3表弟,姑妈家和舅舅家比自己小的男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