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一江两岸的花开

日期:2020-05-22 15:05: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47

行走在天地间,选择性屏蔽及失忆,是不得已的盔甲。

一江两岸的花开(图1)

我的小姐妹水墨为我拍了一些高清照片。我们有相似的地方,同姓,单名,都是奉行完美主义,都是真挚的人,高度自律,心思单纯,相信世界的善多于恶。囿于此,也常常被最亲近的人和环境伤害。我们原本有自成体系的心灵家园和生命归宿,无端会被人性的不堪冒犯。她写新闻稿,四处奔波,辛苦自不待言。而我与文字为伍,吐露心声,呼吁良知,尽力把文字磨出光泽,凸显温暖底色,像我对这个世界寄予的企盼。像我们对人世间最初的期待。

一江两岸的花开(图2)

以裕后街为中心划轴线,数公里半径,北站口是一个静止的点。北站口很寻常,然而裕后街不寻常。它是一个闻名海内,有着千年历史的地名。四十年以前,这个地名都在我的认知之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来这里,虚度一个下午的时辰。也从来没有想过,岁月不停向前滑行的钟摆,有一天,会像默片里的胶卷镜头,放着放着会偶然慢下来。

我对谭洁说,我是一个行路的人,我喜欢走路。徒步问景的过程是多么难得。她表示惊讶,转而又满心喜悦。她说,她想像中的我就是这个样子。从那天福城志愿者海棠在朋友圈了我的一篇随笔,碰巧被她看到,她辗转加到我的,到她决定和我见面,仅仅一个月的样子。我们的相识仿佛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她有一个诗意极了的网名,水墨――水的至柔,墨的融汇,该是一幅小清新的山水画,地让人生怜。感觉她的这两个字跟她很配,85后的她,因为爱看书的缘故,视力近视得需要戴着眼镜。身形单瘦的她,一头精练的短发,牛仔短装,白色T恤,白色运动鞋,是她的日常装扮。她很有礼貌,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女生,灿烂的笑很感染我。善良如她总是善于替他人着想。当她听说我出门的机会不多,提出要找个晴天丽日的时间(主要是考虑我的出行方便)陪我出去看看,她问我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我对风景的态度是不盲从的。景,因人而异。因人文意蕴而秀。值得一去的,在咱们郴州,实至名归的首选应该是裕后街了。

她点点头,我知道。放下你手中的所有事情吧!就这么说定了!轮到我吃惊起来――我们不过第一次见面――竟然会熟络到像相交多时的老朋友――这也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吗?不早也不晚,在一个刚刚好的时间点上,两个女人有了奇妙的感应与交集。

巧合的是,我们都姓谭。都是单名两个字。一个有新闻理想的女孩是很有魅力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说的就是她的职业使命。她行事风风火火的,然而这一天,她为我放慢了脚步。她叫我姐,我要给你拍下你最好的样子。我高兴坏了,你能出来!她接着说:我们出发。

出租车在等着我们。老天爷很给面子,这一天的阳光非常灿烂。进入城区,新修的公路宽阔笔直。路上的车也不多。蓝天白云下的郴州古城静笃而亲切。

我的脑海里在重叠一些画面。商埠文化。骡马古道。湘南独有的清明上河图”始于秦汉时期的林邑之城,千百年来的繁华,一江两岸的裕后街,在岁月流转中,曾经的是不是还在?裕后街”在历史中无比鲜活――据郴州地方志记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始建郴县,属长沙郡,县治设在今郴州市城区。此后,为历代郡,军,府,路,州等专区治所。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为巩固南部疆域,大动人力物力,修筑郴宜九十里驰道,北端起点即今裕后街南端。

西汉王五年(公之202)年,桂阳郡太守杨缪始筑郴城坦(在今人民东路一带)一直到明万历年间,处于城外的裕后街沿途有了零星民居建筑,沿途置邮驿,街衢要道铺设青石板路面,当时成为中原通往岭南沿海的交通要道。当时货物运输全靠人工肩挑或骡马驮运,年复一年,踏出蹄印,每个1一50px,排列有序,形成骡马古道”奇观。及至清道光年间(1841年)战争爆发,海禁大开,粤盐,广货及舶来品治驰道北上,在裕后街进行北路转运,湘南本地农副土特产亦在此集散。来往于驰道的骡马日以千记,挑夫不下万人,郴江码头出入商船高达三、四十艘,云集于此。沿河一带,盐行,粮行,油行,门铺林立,旅舍客栈达百余家,其时商贾云集,货物辐辏,颇及一时之盛”时光荏苒,物换星移,一个鼎盛时期的裕后街在历史的长河里静谧了多少年呢?

人民东路和人民西路的站牌默默地静立街旁。有挺拨的香樟树列队两侧。我们的车经过这里,脚步仿佛放得很轻。历史是庄重的。它一直不动声色地记录尘世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空山静寂,从踏入裕后街的青石板路那一刻,我便开始了印象中的寻觅。千年裕后街,那些已然遥远的岁月的风声还在吗?犀牛井的传说还在吗?仙龙桥,涌泉门,沿江码头还在吗?

初次相见。一幢数米高的石雕牌坊矗立在街口。裕后街三个大字十分醒目。游人不多,皆是当地居民在出入。我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情景,这里相对来说太安静了。我过于笨拙,意识里的场景无法穿越至今。我只看到一个闲适的旧址,青石板路仍然在,青砖碧瓦的屋檐依然在,九街十八巷的湘南民居依然在。我还看到了江西会馆,燕泉洲,首尔故事,台湾左岸咖啡街。在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过道里,有一棵粗壮的泡桐树,树叶如冠,树下有一张紫木桌。我们坐下来时,秋风正起,斜阳不经意地落在青砖墙上,谁家的三角梅开得正欢,份纷从露台上探出了头,迎风摇曳。王维在《辛夷坞》中,素描了一幅相似的场景,此时此刻终于拨动了我的心弦: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随手截取一段时光,纷纷开且落的,岂止是一树繁花。如果碰上下雨天,裕后街的屋檐被濛濛烟雨笼罩,长长的青石板路愈加青中透亮,偶尔路过的人打着伞,提着一把青蔬进了某个木栅栏围着的小院,门轻轻地在她(他)身后合上,只听见雨声滴落,小巷愈发静谧。就像《诗经 国风》之《郑风 风雨》所写的那样――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此刻,我真的好想遇见一个人。一个在精神世界中熟识却于现实生活中疏离的那个人。

在首尔故事门口,有小清新的绿植,文艺木栅栏,古色古香的木格雕花窗。谭洁向店主借了一张木椅,我坐下休息了一会儿。老板娘人很好,她和先生开了一家主题摄影店,店里布置得非主流风格,看上去很有意境。年轻人应该很喜欢这里。目测这条长长的小巷走不完的。青石板路平整极了,路宽两三米左右。所有的房子都是浓郁的湘南特色,飞翘着的屋檐大都保留了明清时期的遗韵。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配合摄影师的指挥拍照,他们穿着很中式的婚服,民国特色的大红的袍子和长褂,一路拍过来,阳光暖暖的照在他们身上,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好荡漾开来。日子因喜悦遂有了明亮的底色。

这里处处皆景。在石阶前随意坐了下来。我看见一个邻家婆婆经过对面的石桥。风吹起她鬓角花白的头发,她气定神闲地拾级而上,她的布鞋有些旧了,素色的衣襟也已褪色。她的背影渐渐远去,让我想起我的祖母。一个慈祥的老人。她有着与岁月同龄的故事。这些故事总在柔软我的心。

看!这面墙上的石雕,好多花朵…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在墙边,望着素洁如洗的蓝天,怔怔地发呆。长天辽阔,依然不动声色,白云千载,悠悠苍茫,似乎都是对时间的沉默,对生命的目送。

我对谭洁说: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写过印象中的裕后街,屋檐下的红灯笼――我听父亲说过,我的祖母就是从这里嫁出去的。我对这里,有一种莫名所以的亲近。”她停下了她在摆弄的相机,期待地看着我:后来呢?”

一切风烟俱净。夕阳迟迟地落在郴江河畔,石刻的柱子静静地沐浴在夕阳余辉中。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悉数装点在金色的夕阳里。斜阳万缕给一江两岸的古街涂抹了最后一道恬淡的色彩,我们也要踏上归途。我曾经在脑海里描摹了无数次的地方,我曾经未曾谋面就为此写过一首诗的地方。我写的青石板路,暮色里的夕阳。一盏盏照亮郴江河畔夜空的红灯笼。都在我回眸的一瞬间如此真切地定格在脑海里。我懂得它的美丽,也明白它不是我的花,我只是恰好途经了它的盛放。

佳茗,原名谭莉。曾用名茉莉如雨,湖南郴州人。一个以文字行走于世的女子。一个朴素的极简主义者。喜欢生活的日常,喜欢捕捉那些朴素的小清新,耽美于四时交替的惊俗与豪放,敬畏生命的美学意义,写一些温暖的文字。简书,文字散见各杂志微刊。个人宣言:这个漏洞百出的世俗世界,我依然爱它。

一江两岸的花开(图3)

你对人生充满了各种疑问,现在,我可以给你答案。

一江两岸的花开(图4)

雨中的裕后街。青石板路承载了数千年的过往。而今景象依旧,故人却不在。每一步都有一截记忆踩着遥远的月光,频繁的鼓点,咚咚作响。

一江两岸的花开(图5)

我在寂寞的空巷踟蹰。小巷却在属于它的寂寞里。此刻,我们的寂寞是平行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后街

后街指的是后面的街,后街男孩(英文:BackstreetBoys,缩写:BSB)是一支美国流行乐组合,1993年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成立,其成员分别为:尼克·卡特(NickolasGeneCarter)、霍伊·多罗夫(HowieDorough)、布莱恩·利特尔(BrianLittrell)、AlexanderJamesMcLean(亚历山大·詹姆斯·迈克林)和成立之初五位(凯文·理查德森已退出)成员都不过十几岁。至今为止他们已经在美国销售了3800万张唱片,全球销量近9000万张,是自1990年代中期来最受欢迎的男生组合。由于他们在美国当时是较早的一个男孩团体,所以被誉为“男孩团体皇上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