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一杯浊酒喜相逢,太平镇小说连载

日期:2020-05-22 09:35: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17

两人回到客栈并不太晚,只见中间的五间大通间里灯火通明。一帮住店的客人闲着没事干正在赌钱。从屋子里不断传出哈哈大笑声和倒霉的咒骂声。三爷一向讨厌这种场合,努努嘴对广德说:走,回客房。你叫那祥子打两盆洗脚水。广德应声去找祥子,三爷起步上了楼梯,往二楼走去。

刚上二楼,就听见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三爷掏出钥匙,打开自家的房门,却没有马上进去。他侧着耳朵仔细听隔壁房间的客人读的是什么。只听那人诵道:…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三爷听出来了,这人是在朗诵《诗经·邶风·击鼓》这一章。这篇也是他最喜欢的诗歌。三爷情不自禁地接下去: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屋里的读书声戛然而止,只听房门吱呀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书生模样的人,一躬扫地:先生好学问,能否请先生到鄙舍一坐,喝杯清茶?三爷这时意识到自己有些冒失,好像自己在炫耀才学。此时广德领着祥子走了过来,祥子手里提着一把铁壶,热腾腾的冒着白气。八岁的孩子提一壶水显得有些吃力,三爷说:广德,你先洗脚睡吧,我和这位先生说说话。广德和祥子应了一声进屋去了。

三爷这时才赶紧还礼:实在对不住,打搅先生清净,实在唐突得很,恕罪则个。”那人赶紧说道:不敢不敢,先生请屋里坐。”两人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定。三爷这时才看清那人长着一张圆脸,一双眼睛不大,但透着光亮,身材不高,稍微有些发福,一条鞭子乌黑发亮拖到腰间。桌子上放在光年间雕版印刷的《诗经》蓝皮,右侧用线装订。

一杯浊酒喜相逢,太平镇小说连载(图1)

见那人沏了一碗茶给三爷:先生真乃饱学之士,敢问台兄尊姓大名?府台何处?三爷连连拱手:惭愧惭愧,哪里什么饱学之士?看年龄你没有我大,我这里就攀个大,愚兄实乃一落地秀才而已,连个举人都没考中。愚兄开州人氏,小姓秦,名轾轩,又名秦三宝。那人听了之后急忙起身:哎呀,原来是开州宏济堂的秦三爷。您的大名我仰慕已久,失敬失敬。三爷奇道:请问兄弟贵府哪里?怎么知道我?那人说:三爷怎么这么糊涂,在下虽然和您素昧平生,但河南南阳‘仲景堂’张西和与开州‘宏济堂’的秦三宝谁人不知?三爷您虽未中举,可您的诗词在下早就拜读过,实在是佩服得紧呢。

三爷听后连连摆手:非也,你莫要听外人瞎捧乱吹,愚兄那几首歪诗在家自己读读还行,哪里能出的去门呢?对了,还没请教兄弟台甫?那人赶紧答道:哎呀,你看看我光顾说话,都忘了介绍一下我是谁了。在下正阳县真阳镇人,姓袁名乃宽,字绍明。三爷道:哦,原来是袁老弟。我刚才听你读《击鼓》贤弟夜半苦读,精神可嘉,实在令人佩服。

袁乃宽把手一挥:谬赞了,兄弟我也是自幼酷爱诗词,犹喜《诗经》今晚闲暇无事,睡不着觉,故夜读《诗经》可惜天资愚钝,不得要领,又无先生指教,很多句子读得都是一知半解。还望不吝赐教。”三爷说:指教不敢当,这首诗幼时倒是听先生讲过,我又非常喜欢这首诗,故感悟稍微深些。碰巧你读这首诗,我就不知不觉接了上来。如果你背《诗经》里其他篇章,说不定我也接不上来。”

袁乃宽说道:莫要谦虚,咱今天就说说这《击鼓》你说前半部分明明是写战争,到后半部分笔锋一转,又去写爱情了。这是怎么回事?三爷说: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这几句的确在写战争,表现了一位远征异国、长期不得归家的士兵唱的一首思乡之歌。感情真挚,如慕如诉。后面这几句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其实是战士与战士之间互相勉励,约定同生共死的兄弟之情罢了。原意并不是表达爱情的,只不过后人曲解了它的意思,经常被用来表达爱情的忠贞。袁乃宽急忙抱拳起身:哎呀,原来全诗都是表达兄弟之情的,这样就讲得通了。真是好学问,佩服佩服。只

一杯浊酒喜相逢,太平镇小说连载(图2)

袁乃宽忽道:可知道我为什么读这首诗吗?三爷道:这倒不知,还请兄弟明示。袁乃宽道:你看看今日咱们这大清国的局势,自道光二十二年和英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开放口岸不说,赔偿两千一百万银元,还把香港岛割给人家。竟然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嗣后大清大皇帝、大英国君主永存平和,所属华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国者必受该国保佑身家全安’之类的屁话。你看看从那以后,隔了一年,来了,逼着朝廷签了《黄浦条约》美国也来了,签了《望厦条约》子也来了,签了《瑷珲条约》还有什条约,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又是《北京条约》又是《伊利条约》这还不算完,咱们东边那位邻居向条小狼崽子似的,觊觎着和咱们东北。唉,好端端的一个大清国就这样被一群狼这咬一口那咬一口,咬得体无完肤,遍体鳞伤了。

一杯浊酒喜相逢,太平镇小说连载(图3)

三爷越听越奇,自己在乡间待着只知道开药铺赚钱,吟诗作词。虽然也偶尔听说过这些事,但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今天听了袁乃宽这席话不觉感到自我惭愧:袁贤弟这席话使我如梦初醒,怪不得兄弟要读这首《击鼓》呢。我明白了,你这是要立志报国,做一番大事啊。袁乃宽激动地站起来:不错,兄弟此行并不是来赶这朱仙镇的四月八会的,我是要去投靠我那本族的叔叔。你可知道这眼红这块肥肉不是一天两天了。三爷忙问:兄弟在还有当官的叔叔?不知是当朝哪位大人?袁乃宽道: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前几年他随着宋庆宋大人去了,在那主管军务,想让我过去做个帮手。至于他的名字你肯定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叫--袁世凯。三爷哦了一声,记下了这个名字。

两人越聊越投机,竟然忘了时间。忽然三爷起身说道:兄弟稍后片刻,我去去就来。”袁乃宽以为他要去解手,也没拦着。谁知三爷回到自己房中拎来半瓶酒和半包豆腐干来:半夜也没地方买酒了,掌柜的也睡下了,我这还剩半瓶竹竿青酒和半包豆腐干,咱俩边喝边聊,只是别嫌寒碜。”两人就着豆腐干,喝着竹竿青酒,谈诗论词,不觉东方露出鱼肚白。

一杯浊酒喜相逢,太平镇小说连载(图4)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三爷

日本动漫《进击的巨人》中的女主角。艾伦·耶格尔的青梅竹马,被艾伦救过一条命,二人经常一起活动,互相视对方为最重要的人。是流着东洋人血统的黑发美少女。以第104期训练兵团首席的身份毕业,性格沉稳冷静,有以一敌百的战斗力。后来与艾伦一起加入调查兵团。由于彪悍的作风被网友戏称“三爷”。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