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资讯网
首页 >> 热搜 >> 正文

上海地铁禁止电子设备声音外放真相是什么?上海地铁禁止电子设备声音外放背后的真相

日期:2020-11-30 11:40: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325

超八成受访者 乘地铁外放电子设备声音不文明

近日,昆明市交通运输局举行《昆明市城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听证会,将对乘客应遵守的文明乘车秩序进行增补,对不宜独自乘车的群体进行明确。其中包括乘坐列车时,不得大声喧哗、使用电子设备时不得外放声音吵到他人。对此,很多饱受噪音打扰的网友纷纷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认为音量小点可以,干脆不让外放就有点过了。你怎么看?

本期“京报调查”(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联合推出)就此展开调查。

旁边评论

一概禁止有失偏颇

五花八门的刺耳音乐,闹哄哄的综艺节目,各种庸俗无聊的短视频……你想安安静静坐个地铁,可周围这些噪音充斥着车厢。这种场景相信很多常坐地铁的人都不陌生,地铁噪音已成城市普遍现象。这次昆明拟规定乘坐地铁时电子设备不得外放声音,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在地铁里不顾别人感受,高音量外放声音,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严重影响人们的乘车体验,破坏公共乘车秩序,确实有必要立法规范。

不过,既然立法的初衷是防止过大音量干扰别人,如果要禁止电子设备声音外放,那那些一路旁若无人大声聊天的,高声打电话的,熊孩子哭闹的,同样也应该被禁止出声,可这显然不合情理。

每个人习惯不同,不可否认,一些人确实不喜欢戴耳机,但外放时音量仅够自己听到,有不打扰别人的行为自觉,对这部分人就无可指责。如果一律禁止,势必会损害这部分人的个人选择自由。

因此,比起一律禁止,降低音量,不影响到他人显然更符合常理,虽然具体多大音量算合适,操作起来尚存在一定难度,但总不能因为有难度就选择易操作的简单禁止。

社会文明风气的养成,需要循序渐进地涵养,否则容易失之矫枉过正。如何才能既维护公共秩序,又不限制个人正当自由,是城市管理者需要继续探索的问题。

上海地铁回应“禁电子设备外放”:处罚无支持 还需地方法规

央广网北京10月28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报道,京沪高铁试点“静音车厢”的讨论还未休止,上海地铁里最近张贴出了“使用电子设备时禁止外放声音”标识。原来,新修订的《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12月1日就要正式实施,禁止电子设备外放,上海地铁也要“静音”。

今年4月1日起,《城市轨道交通客运组织与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了影响运营安全的10类禁止性行为,以及影响秩序的7类约束性行为。其中包括不允许在列车内进食(婴儿、病人除外)、骑行平衡车、使用电子设备时外放声音等。《办法》如何在不同城市真正“落地”?讨论正在进行。

上海地铁回应:处罚并无支持 会有操作上的难处

上海交通委官网公开信息显示,12月1日起,新修订的《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将正式实施。其中新增了针对手机等电子设备声音外放的禁止条款。上海市地铁运营管理中心客运市场部副经理陈悦勤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采访时说,的确听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馈声音,市民对具体实施都很期待。

关于具体执行,陈悦勤坦言,“我们也很难。”《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是守则,而非法条,希望乘客能够自觉遵守相关要求,共同维护轨道交通乘车秩序。对地铁运营管理方来说,管理上的难点也显而易见。陈悦勤说,《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中虽明确了乘客进站、乘车须遵守的相关要求,但对违反要求后的处罚并无明确的裁量基准,运营单位在具体操作中存在一定困难。“光有呼吁没有支撑,普遍还是会有操作上的难度。”地铁运营方希望今后能够在《上海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中给予支撑,对违反守则后的处罚操作进行明确。

武汉地铁“禁止外放”近一月:违者可罚50~200元

10月1日,新修订的《武汉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正式施行,自今年4月1日国家实施《城市轨道交通客运组织与服务管理办法》以来,武汉成为第一个施行新修订《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的城市。禁止使用电子设备外放声音。

武汉地铁运营公司安保部执法管理室主任刘磊对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介绍,10月1日至27日,连续27天,武汉地铁执法人员、巡查人员共发现地铁内不文明行为228起,其中电子设备外放的有30起。执法人员发现类似情况,会采取劝阻、宣传的方法,如果对方不听,也可以根据《武汉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第65条相关规定罚款处罚,对其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不过,刘磊说,在过去近一个月中,被执法者都相对配合,还没有开出过任何相关的罚单。

刘磊说,《武汉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实施以来,乘客对“电子设备禁止外放”的知晓度和讨论明显增多,而地铁里的“外放声”明显比过去减少很多。

上周,京沪高铁发布公告,将试点“静音车厢”服务:愿意遵守相应行为规范的旅客,购票时可自行选择“静音车厢”。现在还没有人享受过这项服务,京沪高铁说,此项服务最早于12月23日起开启试点。

法律专家:地方法规才可能有“罚则” 制度需要有“牙齿”

一面是《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以下简称《守则》)即将实施,地铁管理房对管理效力的担忧,一面是《武汉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明确约定了相应罚金。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分析说,《守则》也是大家都应该遵守的规则,能否最终实现,更多考量的是乘客的意识和素质。关于“静音”的规范如果写到地方法规当中,法律效力更高,可以设计罚款之类的处罚。相对来说,“乘客守则”是规范性文件,无法设定行政处罚,只能劝阻,不能罚款。“最终,一方面要看有没有相应的制度,一方面希望制度是有‘牙齿’的”。岳屾山说。

有网友担心“静音车厢”也无法以法律约束乘客行为,岳屾山表示,“静音车厢”是乘客自愿选择的,选择时就知道应遵守什么样的秩序,不遵守就属违约行为。当然,乘警或者乘务员无法驱赶不遵守的乘客下车,但是如果成年人在“静音车厢”发出太多噪音,乘务人员劝阻无效,确实干扰了社会秩序,可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

岳屾山说,法律不是万能的,在“静音”的话题面前,如果不是严重违法行为,对社会秩序没有巨大破坏的话,人们也还是要调节内心力量来约束。

社会学者顾骏:“静音车厢”是“示范”不是“特区”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平时经常乘坐上海地铁,他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表示,相信《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的执行效力。他认为,若这份规则是合理的,就会得到绝大多数乘客的支持,绝大多数乘客做到的话,少部分暂时没有做到的人也会被带动和影响。

关于“静音车厢”,顾骏指出,公共场合尽量不要打扰别人,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准,在公共场合要求他人保持“安静”是非常合理的诉求。而未来可能落地的“静音车厢”不应该成为“特区”,应该起到“示范性”作用。更多的乘客可能会慢慢习惯“静音”状态。

从全社会来讲,当公共运营部门提出共同目标,社会成员在共同接受的情况下可以从中享受到好处,对于社会上的“负面”现象也应该从正面去管理,所以,“引导”的意义不容忽视。“引导”与“规则”双管齐下,有助于公共生活中出现良好的局面。

监制:郭静

记者:王娴

北京、贵阳等地禁止地铁外放声音,现在效果如何?

新京报讯(记者 徐美慧)地铁上外放声音作为一种“噪音暴力”,让很多乘客深受困扰。近日,交通运输部发布《城市轨道交通客运组织与服务管理办法》,要求乘客使用电子设备时不得外放声音,对拒不遵守乘车规范的乘客,运营单位有权予以制止,制止无效的,应报有关部门依法处理。

实际上,在交通运输部出台这一办法前,已至少有北京、天津、兰州、贵阳、昆明五地出台了相关规定。根据北京今年6月颁布的《关于对轨道交通不文明乘车行为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实施细则》,大声外放视频或音乐被视为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不文明乘车行为。

如今该细则已实施近半年,效果如何?新京报记者近期在不同时间搭乘多趟北京地铁发现,乘客外放声音现象仍比较常见,普通乘客通过找乘务员、打电话等方法举报他人都“略显困难”,地铁工作人员也表示对不文明行为的监管相对较难。

记者体验

乘客举报不文明行为“略显困难”

针对如何监督乘客外放声音的问题,记者咨询了北京地铁的一名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地铁工作人员、文明乘车监督员以及乘务员在发现这类不文明行为时,都会上前劝阻。“遇到这种情况,乘客可以让车厢乘务员出面制止。”

然而,记者在不同时间段搭乘多趟线路地铁发现,在车厢内见到乘务员的概率比较小,个别线路上,记者曾从列车车厢头走到车厢尾,都未找到乘务员。

在1号线某地铁站台,记者曾遇到一名地铁乘务员,他告诉记者,其在工作期间会进行巡视,遇到外放声音影响他人的不文明行为,会主动上前劝阻,但工作人员数量有限,无法保证每个不文明行为都被及时制止,“如果其他乘客觉得被打扰,也可以上前劝阻。”

“车厢人多、外放声音大的,肯定会劝阻;要是外放声音很小,几乎没打扰到其他乘客的,也就不会管了。”5号线的一名地铁乘务员表示,在他每天6小时的值班中,大概会劝阻5次外放声音的不文明行为。“我碰到的乘客,提醒后都会把声音关掉。如果碰到不听劝阻或者态度恶劣的,我们会用值乘记录仪拍下视频,向上级汇报,进一步再处理。”

7号线的两名文明引导员向记者表示,其职责主要是维护地铁车厢外的秩序,但若遇到类似情况,也可以协助乘客找相关工作人员处理问题。

上述地铁工作人员介绍,乘客还可通过拨打地铁服务热线的方式进行举报,但她表示,这种方式实践起来相对较难,举报他人需要取证,“当场‘抓’到不文明行为人,其实挺难的。”

一名地铁站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乘务员监督外,车厢内其实还有一些“便衣”志愿者,他们在发现不文明行为后会主动上前劝阻,或通过地铁志愿者APP拍照上传举报。

劝阻效果如何?据北京市交通委此前介绍,今年6月至8月的统计显示,相关规定实施以来,累计制止劝阻不文明行为1476起。因存在不文明行为的乘客均听从了劝阻,没有乘客被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

多地实践

守则不是强制性规定,以劝阻为主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已至少有北京、天津、兰州、贵阳、昆明五个城市出台相关规定,以“轨道交通乘客守则”的形式对地铁上禁止外放声音予以明文规定。

其中,贵阳是最早出台相关规定的城市,于去年10月实施《贵阳市城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同时,各地的监管方式主要以工作人员劝阻为主,但实际上并没有有效的惩罚措施,仅北京“相对严格”,采取了“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惩罚举措。

相关规定出台的同时,更让人关注的是如何监管。

作为率先出台相关规定的贵阳市,地铁运营方向记者表示,“地铁外放声音这种不文明行为,监管上面临着很多困难。”贵阳市城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守则实施一年多以来,针对地铁上的各种不文明行为,“有一定的改善”,但也不容乐观。

“守则不是一个强制性规定,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尽量劝阻。”据介绍,贵阳还采取在网络平台曝光不文明行为的方式,提醒大家遵守规范。

除贵阳之外,天津和兰州地铁的工作人员均向记者表示,面对这种不文明行为,地铁运营方也“很头痛”,虽然有相关规定,但能做到的只是提醒与制止。

“这一方面依托于乘客的个人素质,需要有一个提升过程;另一方面,地铁外放声音造成的危害相对不严重,鉴于管理能力所限,我们会更关注安全相关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才有精力去管理文明相关的问题。”昆明市交通运输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刘祖鹏表示,在现有能力的基础上,加大执法队伍建设、多进行宣传是相对合理有效的方式。

专家声音

问题核心在于“人”,建议加大宣传力度

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王岩表示,地铁外放声音这种不文明行为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在于违规的“风险低”“成本小”,如何权衡、如何有效监管是一个值得思考和实践的问题。

“现在的困境在于,一方面没办法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去监督这件事;另一方面,倘若采取更严格的惩罚措施,社会接受度会很低,容易产生负面效应。”

他提到,北京目前推出的“先拟记入个人信用,可通过志愿服务消除”的方式,政策上讲,相对温和一些,具备一定的借鉴性;但执行上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因为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去进行监督,效果还有待考量。

“和这个很像的一个案例,是行人闯红灯也同样屡禁不止。但近几年,部分地区开始设置了大屏幕,将闯红灯的人的名字、相貌显示到大屏幕上,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王岩建议,各地相关惩罚措施的制定,可参考这种思路。“虽然可能无法直接效仿,但可以从这个角度思考。一旦把他的不文明行为曝光出来,让其他人因此认识了他,甚至他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了,约束力就非常强了。”

“问题的核心,还是在于乘客本人,必须让他主观意识到这种做法是不对的。”王岩表示,惩罚措施制定合理与否的评判,建立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这个政策的基础上。而就他个人来看,很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地铁上外放声音是一种不文明行为,加大宣传力度才是良策。

“多贴一些标语、让志愿者进行日常宣传、让大家知道现在有政策在管、在其他平台上也宣传这种意识……提升乘客自身的道德约束感,这些简单的手段更温和也更有效。”王岩说。

新京报记者 徐美慧

网友评论